? 438.第438章 诰封-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438.第438章 诰封

郁雨竹2017-5-4 17:5:5Ctrl+D 收藏本站

????????“新娘子长得可真漂亮,但我们新郎官长得也不错,新娘子你说是不是?”官媒退后,自然就轮到他们这些闹洞房的人上了,彭育当仁不让的跳出来道:“不如新娘子就着新郎官的相貌作一首诗如何?”

????????黎宝璐抬头看了彭育一眼,顺手从床上摸了一颗枣子,冲他招手道:“自清啊,来来,师娘送你颗枣子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彭育一愣,结巴道:“你咋变成我师娘了?”

????????“好徒儿,你是太子伴读,他叫我一声师娘,就算你没正式认清和为师,那也得跟着太子叫一声老师不是?”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纷纷推着彭育道:“顾太太说得不错,这声师娘得叫。”

????????彭育涨红了脸道:“辈分不是这么算的,我父亲和秦阁老是师兄弟,那我跟顾侍讲就是同辈!”

????????黎宝璐歪头,“难道你这个太子伴读比太子还大一辈?”

????????彭育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分辨。

????????贵圈很乱,辈分尤其乱,姻亲之间相互结亲的人家不少,远房舅爷爷娶了没有血缘的甥孙女的都有,何况这样的师兄弟关系?

????????所以都是各论各的,从秦信芳与彭丹的关系算,顾景云和彭育的确同辈,但从太子这边算,俩人却差着辈分的。

????????作为首辅家的公子,彭育一向高傲,他又是太子伴读,地位更高,因此在同辈之中一直是佼佼者。

????????虽然读不及旁人,但能力却不弱,同辈中羡慕嫉妒他的人不少,今日难得见他吃亏,再想不起他们是要闹洞房作弄新娘,纷纷反过来压着彭育让他叫师娘。

????????黎宝璐见状瞥向顾景云,调皮的冲他眨了眨眼。

????????顾景云微微一笑,从被子底下抓了一把花生枣子及桂圆出来,对围观的一群青年及少年笑道:“娘子怎能厚此薄彼?自清有了枣子,其他侄儿也不能少啊,来来,该叫我叔叔的都上前来,想吃什么跟我说,我找给你们。”

????????人群中已静,这才想起顾景云的辈分之高,除了个别人外,其余人见到顾景云都要叫一声叔或舅的,众人对视一眼,立即一哄而散。

????????最后留下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瞪大了眼睛看喜床上的俩人。

????????黎宝璐见他胖嘟嘟的,就笑问,“你是谁家的孩子?”

????????“是我们家的,”顾景云笑道:“他是三表兄的外孙,其父刚入京述职,过几****母亲会来拜见你,你见一见就好。”

????????黎宝璐掐着手指算着辈分,顾景云的三表兄就是汝宁秦氏的族长秦承宇,他女儿该叫他们表叔表婶,那这小孩就该叫他们表叔祖和表叔祖母了。

????????黎宝璐笑眯眯的抓了一把花生给他,哄他道:“出去玩吧。”

????????孩子怯生生的接过后又看了黎宝璐一眼才飞奔而出。

????????屋里一下就空了下来,只有官媒及红桃还在房里。

????????红桃立即对官媒笑道:“嬷嬷劳累了一天,随婢子下去歇息一会儿吧。”

????????官媒见那些青年才俊被顾景云和黎宝璐三言两语吓走了,心内有些惋惜,但她面上不露,跟着红桃起身下去。

????????走到一半时才回过神来提醒顾景云道:“新郎官一会儿还要去待客,也不要误了时辰才好。”

????????顾景云微微躬身笑道:“多谢嬷嬷提醒。”

????????官媒心满意足的退下了,屋里一下就只剩下夫妻俩人了。

????????黎宝璐不由偷眼去看顾景云,却正好与对方的视线撞上。

????????黎宝璐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脸去,顾景云便一笑,起身将头上的冠取下,轻声道:“一定很累吧,不如先除掉繁饰,我让人给你打些热水来沐浴。”

????????黎宝璐微微点头,红着脸道:“你去招呼客人吧,我自己来就行。”

????????这就是自个家,她自在得很,反而是顾景云在此让她有些不自在。

????????顾景云却不想走,他好容易才有机会跟宝璐独处,怎么舍得走?

????????因此他牵了她的手,让她在梳妆台前坐下,笑道:“红桃一时回不来,前面有子归他们挡着呢,我先帮你卸掉饰。”

????????“你不出现不好吧?”

????????顾景云不在意的帮她拔掉头上的簪钗,笑道:“有什么不好的?众人皆知我体弱,不能多饮酒,就算我出现了他们也不敢灌我酒。何况徒弟便是拿来用的,子归正好用在此时。”

????????黎宝璐不由抿嘴一笑。

????????顾景云帮她慢慢将头发都拆了,这才让人去打热水。

????????黎宝璐要沐浴,顾景云却徘徊着不肯离去,黎宝璐脸色涨红,忍不住踢了他一脚,羞恼道:“还不快出去?”

????????正巧南风跑来找他,“老爷,太子殿下来了!”

????????顾景云这才不得不出去迎接。

????????黎宝璐松了一口气,转身进盥洗室沐浴更衣。

????????而顾景云到前厅时太子还没人影呢,跑来通知的是一个内侍,内侍躬身道:“顾大人,殿下已过了状元楼,不时就要到了,您要不要出去迎接?”

????????顾景云目光一凝,认真的看向内侍。

????????太子常来他这儿,当初赵宁成亲时太子也出现了,那时他也不过在门口迎接而已。

????????再看这内侍,既陌生又有些面熟。

????????顾景云不敢说对人过目不忘,但只要见过脑海中就会留下印象,太子府常与他打交道的内侍只有两个,他熟悉不已,而这人不像是太子府的内侍,倒像是……勤政殿里的内侍。

????????顾景云脑海中念头一闪过,脚步便微顿,他对内侍笑道:“我去安排些事情,立刻便来。”

????????说罢不等内侍阻止转身便进宴客厅。

????????秦府和顾府两边都有酒宴,官员们通常上午跑秦府,下午就跑顾府,算是两边不耽误。

????????彭丹也一样,他上午已经在秦府用过酒宴,旁观了顾景云迎亲的过程,此时来顾府也不过是坐一坐,打算一会儿就走。

????????顾景云直奔前厅而来,一眼便看到了彭丹,他想也不想就上前凑到彭丹耳边道:“彭首辅,陛下可能来了……”

????????彭丹悚然一惊,回过神来后立即肃然道:“那你快快去迎接,府里我替你安排。”

????????顾景云微微点头,这才转身往外而去。

????????彭丹也顾不得不喜欢顾景云这个人了,皇帝出宫可是大事,一个不好要出大事的。

????????顾景云跟着内侍迎到了巷子口,远远行来的是太子府的车架,才到跟前车帘便掀开,皇帝半探出头来,含笑问道:“你怎知是朕前来?”

????????顾景云目光已经扫过聆圣街,这才发现聆圣街上站了不少兵丁,而之前热闹的街道一空,商贩行人都不见了。

????????顾景云微微松了一口气,笑道:“臣不知陛下前来,不过是见前来传话的不是太子惯用的内侍,这才有了猜测。”

????????顾景云微微有些不赞同的道:“陛下不该来的,若是有危险该当如何?”

????????皇帝却笑道:“这是朕答应过你的,自然要做到,何况,朕也不觉得有人能在万统领的保护下行刺。”

????????皇帝敢来,自然是做了准备的。

????????客人们都知道太子要来,因此纷纷迎出来,看到走在前面的皇帝纷纷一惊,倒是几位大臣因为已被彭丹知会过,所以早有准备,面上看不出惊色。

????????有彭丹几位大臣帮忙维持秩序,皇帝的到来虽让众人一惊,但好在没有慌乱,大家井然有序的将皇帝迎进顾府。

????????皇帝举起酒杯对顾景云笑道:“朕本想早一步来为你主婚,却没料到还是晚了一步。虽已晚,可朕还是要祝愿你们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顾景云双手捧起酒杯,含笑道:“谢陛下!”

????????皇帝将酒一饮而尽,环视一周道:“不知你母亲何在?”

????????“母亲在后院待客。”

????????皇帝微微点头,叹息道:“因朕之故,她受了不少的苦难,然而朕并没有回报她的地方。”

????????众人纷纷沉默,都知道皇帝说的是开平一案,秦文茵就是受此牵连被忠勇侯府休弃,不得不跟着秦信芳流放到琼州的。

????????顾景云低头道:“这并不是陛下之过,陛下何必将责任揽在身上?”

????????皇帝微微摇头,话锋一转道:“朕知道你为何迟迟不为你母亲请封,无非是想等官职再高些,但其实她不必仰仗你,她当得更高的诰封。她德艺双馨,退能教养出你这个状元之才,进能入院教导学生,为国培育良才,可谓是德才兼备。今儿朕就借着你这婚宴一并赏赐了她。”

????????顾景云心中惊愕,不由微微抬头看向皇帝。

????????皇帝含笑看着他道:“就赐她为一夫人!”

????????顾景云心中瞬间闪过万千猜测,但与皇帝清明的眼神对视了片刻,顾景云便当机立断的跪下接旨道:“臣谢陛下隆恩。”

????????皇帝却感叹道:“这是她该得的。”

????????众人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今天的最大受益者竟然是秦文茵而不是顾景云。

????????大家都有些懵逼。

????????但皇帝先提起了开平案,又点了秦文茵为此受的委屈苦难,大家此时不好反驳,最重要的是,这儿不是朝堂,是顾景云的婚宴啊。

????????他们总不能在人家婚宴上反对人家母亲的诰封吧?

????????那还能好好的成亲吗?

????????秦文茵很快听了消息赶来谢恩。

????????皇帝忙让身后的太子将她扶起来,见她惶惑不安便笑着安慰道:“这是你该得的。”

????????说罢,赐下一连串的东西给母子俩,然后留下太子,二皇子和三皇子,自己先回宫去了。

????????他知道,他留在这里不仅宾客们不自在,外面的禁卫军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何况他今天晚上要做的两件事都做完了,自然就该回去了。

????????顾府里,宾客们只一静,然后便纷纷和顾景云道喜,秦文茵看了一眼儿子便一脸懵的退回了后院,皇帝怎么会突然封她为夫人?

????????顾景云笑着应付大家,因为双喜临门,大家虽顾念他的身体也依然忍不住多灌了他几杯,等把人都送走后顾景云都醉得踉跄了两下。

????????不过他是属于越醉越清醒的人,此时便双眼发亮,虽脚步踉跄,却依然清醒而准确的回到了新房。

????????黎宝璐已经洗漱过,连头发都干了,此时正身着红色简装礼服在桌边吃东西,看到顾景云回来连忙丢下碗筷上前接住他,“你喝了多少酒?臭死啦!”

????????顾景云一把握住她的手,目光炯炯的看着她道,“是你和陛下求旨封母亲为夫人的?”

????????虽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很是肯定。

????????本来自??&#??/

  http://.biqukan./38_38079/13482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