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4章 教训-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第424章 教训

郁雨竹2017-5-4 17:4:5Ctrl+D 收藏本站

????????戒律院,顾名思义,主要管理书院学生们的纪律,旷课,迟到早退,打架斗殴,考试作弊等等一切违反院规的事戒律院都有权有义务过问。

????????戒律院也是全书院唯一占了一个完整院子的办事机构,其余先生的办公室一般都在同一个院子里,里面甚至还会有教室,所以并不是完全的办公空间。

????????戒律院占了一个挺大的院子,但老师的办公室其实只有两间,一间小的是负责戒律院的钟副山长的独立办公间,一间大的则是其余在戒律院兼职办公的老师的办公室了。

????????至于其他房间则被布置成了资料室,询问室和禁闭间,其中禁闭间最多,是拿来关押犯事的学生的。

????????很小的一间,里面只有靠墙搭建的土炕,连张椅子都没有。

????????此时娜仁便被关在一间禁闭间里,押送她过来的程先生被钟副山长叫去询问情况了。

????????而因为娜仁郡主身份特殊,戒律院容许其木格入内陪同,其实是因为娜仁汉话不好,她一激动就说鞑靼语,除了其木格没人能听懂。

????????见她情绪激动,深觉鞑靼人蛮横且武力高强的先生们果断的让其木格进去陪同,免得他们老胳膊老腿了还被学生殴打。

????????这样的事他们以前是想都不会想,但没听程先生说吗,娜仁跟他交手了。

????????连亲自教导自己的老师都能下手去打,何况他们?

????????所以老师们呼啦一下全围着程先生询问情况去了,没人去询问违纪当事人。这跟以前抢着询问违纪学生的态度完全相反,好在戒律院里没学生,唯二的两个外人还是外国人,不懂清溪书院戒律院的“习俗”。

????????黎宝璐也是第一次进戒律院,她站在空空的院子里茫然了片刻,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这才转身往右边去。

????????其木格正在跟娜仁吵架,俩人都很激动,语速飞快。

????????就算黎宝璐从小就跟秦信芳学鞑靼语,此时也并不完全听得懂,但大概意思是明白了。

????????其木格正在教训娜仁,“……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让你不要去招惹那些学生,你为什么要动手?在这里读书的女孩哪一个家里是简单的,你倒是舒服了,把人一扔就出了气,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百姓和勇士呢?你知不知道春天来了,知不知道我们的粮食快要吃完了,这时候我们都在等着和大楚交易粮食,她们的父兄只要透出一两句话来,我们的生意可能就会遭受波折,你知道那样会害死多少人吗?”

????????“难道我就任由她们侮辱吗?”

????????“别说得你多无辜似的,还不是你先挑衅她们的吗?”其木格怒气冲冲的在屋子里转圈,“我真是太愚蠢了,当初我就应该拦着兄长的,不该让你跟着我一起来大楚,你只会给我们添乱,给我们带来厄运。”

????????娜仁嗤之以鼻,眼中闪过嘲讽道:“黑罕说得不错,你和表兄只会卑躬屈膝的向大楚乞怜,我鞑靼勇士无数,兵马强壮,何惧弱得像只羊羔一样的大楚?没有粮食了,大可以挥师南下,大楚有的是粮食,他不卖我们也有办法得到!”

????????黎宝璐“啪”的一声推开门,屋内的俩人尽皆吓了一跳。

????????其木格看到黎宝璐便大惊失色,她懂得鞑靼语!刚才她们说的话……

????????刚才娜仁说的那番话可以直接挑起两国战事了,其木格戒备且悲伤的看向黎宝璐。

????????黎宝璐走向娜仁的脚步一顿,她扭头对其木格道:“你出去,我要教你堂妹区分人与畜生的区别,替我守着门口,轻易不要放人进来。”

????????其木格一呆,反应过来后转身就走。

????????黎先生显然没将娜仁的言论安在她们的国家上,这就足够了。

????????房门重新关上,屋里顿时只剩下黎宝璐和娜仁俩人了。

????????黎宝璐回头对娜仁笑笑,娜仁满眼戒备的看着她,问道:“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是你那些学生,我会功夫的,你要是敢对我不利,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黎宝璐将包袱放在炕上,取出里面的纱布,药酒和伤药,淡淡的道:“我倒是想把你吊起来抽一顿,只可惜一来你是伤员,我不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二来虽很不愿承认,但你依然是我的学生。你既是我的学生,我自然不会主动揍你。”

????????娜仁目光一转,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那你什么情况下不是主动揍?”

????????黎宝璐对她咧嘴一笑,一把将人扯过来按在榻上,抓住她的右手一拉一提,骨头“咔擦”两声便复位了,这可比欧阳晴的疼多了。

????????娜仁忍不住哀叫出声,满头大汗的捂住肩膀退到炕里,背靠着强满脸愤恨的瞪着黎宝璐。

????????“比如你背不上书,回答不出本应该答出的问题,不认真听课,顶撞先生等等,”黎宝璐拿起药酒冲她勾了勾手指笑道:“这些都是可以体罚的理由,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你向我挑战。不用一副我要杀你的模样,我给你接上了胳膊,你应该感激我,不然等过了今天晚上,明天再接只会更疼,过来吧,先生我替你擦药酒。”

????????“你会这么好心?”

????????黎宝璐摇头,“不会,但我还是要做,谁让我是你的先生呢?”

????????娜仁戒备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挪过去,黎宝璐一把将人扯过去,三两下就剥下她肩膀上的衣服,揉开药酒就给她按揉。

????????娜仁伤得并不重,程先生即便恼怒下手也很有分寸,只是卸了她的胳膊而已,此时也就肩膀上有些青肿,伤比欧阳晴她们轻多了。

????????黎宝璐本就不喜欢娜仁,刚才在外听了她那番侵略的理论后更加不喜,她要不是她的学生,黎宝璐早上手揍了。

????????但有师生这层枷锁在,黎宝璐努力平息自己胸中的怒火,尽量跟她讲道理。

????????“你觉得今天你做的事对吗?”

????????娜仁嗤之以鼻,“打架分什么对错,只分胜负!”

????????“你会武功,但她们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那是她们无能!”

????????黎宝璐默了默问,“也就是说你只认强弱,你比她们强,所以你可以随意杀了她们?”

????????娜仁骄傲的抬着下巴道:“她们死了也只是实力不济,怪得了谁?”

????????黎宝璐微微点头,“说得有道理。”

????????娜仁便露出一抹笑容,黎宝璐却迅捷的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直接把她逼到了墙脚。

????????娜仁大惊失色,忙伸手去掰黎宝璐的手,但她的手坚如磐石,不仅掰不动,反而还在慢慢收紧,空气越来越稀薄,胸腔里燥得好像要冒火,她只能呼哧呼哧的呼吸,双眼充血的看向黎宝璐。

????????黎宝璐凌厉的目光直视她,慢慢收紧手指,娜仁眼中不由流露出祈求,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

????????“我现在比你强,我是不是也能随意的杀了你?”黎宝璐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的问道。

????????娜仁张大了嘴巴想要呼吸,眼角不由流下泪水,不是这样的,她怎么敢杀她,怎么能杀她,她父王是鞑靼的郡王,其地位仅次与可汗。

????????黎宝璐收回手,娜仁捂着脖子弯腰咳嗽,满眼惊恐的看着黎宝璐。

????????黎宝璐就坐在那里任由她看,等她缓过劲儿来才道:“人类从聚集在一起时便形成了一定的规矩,随着发展,几人,十几人的聚集变成了部落,部落又变成了小国,小国后成大国,最一开始的规矩也变成了人存活于世的规则。”

????????“而尊重生命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娜仁,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有意识,能辨是非善恶,可以压制本能。”

????????娜仁双眼通红,捂着脖子沙哑的问,“人不是最厉害的吗,为何要压制本能?”

????????“因为如果连本能都压制不住,那就不是人,而是畜生了。”黎宝璐垂眸淡漠的看着她道:“而如果世上的人都不克制,那便不会有国,不会有家,比如你我,我不克制,我就会立刻杀了你,你不克制你也会杀了你讨厌的人,而世人都不克制,你可能想象得出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娜仁沉默。

????????“人可以相互残杀,没有善恶,没有尊卑,甚至连利益都没有,只有遵从本能的行动,你觉得你能在万万人中脱颖而出,武力斗过万万人活下来吗?”

????????娜仁握紧了拳头。

????????“所以要有规则,千百年来,这些规则有的成了律法,有的则成了道德世俗,你要做人,便要守人的规则。”

????????娜仁眼中冒着寒光,不服气的瞪着她道:“难道我就一定要守这些破规则,我就不能改掉规则吗?”

????????“能啊,”黎宝璐讥讽的看着她道:“只要你创造出来的规则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你就可以改掉。可你能吗?一个只知道怒则杀人的无脑少女,谁会追随你,谁又会认同你?”

????????娜仁攥紧了拳头,目光如刀般刮着她,“你刚才是真的想杀了我?”

????????黎宝璐大方的点头,“不错,我讨厌你刚才说的话,你不将边关百姓,大楚百姓的命当命,我为何要把你的命当命?”

????????娜仁脸上青白交加,看着黎宝璐的目光中闪过幽光。

  http://.biqukan./38_38079/13381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