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3第313章铁青-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313第313章铁青

郁雨竹2017-5-4 16:56:9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天上“簌簌”的下起雪花来时,二林和顺心已经合力在中间烧起一口大锅,里面熬的是姜汤,驱寒用的。

????????顾景云和赵宁顶着一肩的白雪进门,道:“大家都回来了,侍卫长,一会儿你带着侍卫们拎着姜汤给大家,每人都喝一碗驱寒。”

????????侍卫长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他立威立德好管理,他也不推辞,点头应下了。

????????顾景云走到黎宝璐身边停下,将拢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给她摸,黎宝璐碰了一下,感觉冰凉冰凉的,便将他双手都抱住,嘟囔道:“你怎么不运力御寒?”

????????“真气不足。”

????????黎宝璐将他拉到他们的床边坐下,上面垫了一层褥子,非常的软,左边睡的是她师父,右边则是赵宁,这三个位置相互间是用帘子隔开的,帘子是拆的马车上的帘子,正好四面,不多不少。

????????这样一来只在正面再挂一件衣服便能独成一间房,隐秘性非常高。

????????顾景云满意的点点头,干脆盘腿坐在里面,将两只手都交给她搓。

????????小夫妻俩这么黏糊,除了没成亲的圆脸小侍卫忍不住一看再看,其他人都识趣的转过头去,心中再一次感叹。

????????能够随身携带这么一位夫人真是太幸福了。

????????眼睛亮晶晶忍不住想要扭过头去看的圆脸小侍卫就被一个人挡住了,他皱着眉毛抬起头来就见那带剑的小姑娘正对他怒目而视。

????????圆脸小侍卫不知自己怎么得罪她了,秉持着绅士教养对她微微一笑便转过头去了。

????????陈珠就轻轻地哼了一声,还是官儿呢,连非礼勿视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珠儿!”

????????陈珠一凛,忙循声看过去,见陈渊正目光阴沉的瞪着她,不由缩了一下脖子过去。

????????凌碧已经站在了陈渊面前,垂恭立。

????????陈渊冷淡的问道:“你们不是去赛马了吗,结果如何?”

????????凌碧和陈珠心都一提,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陈渊却是气得肺都快炸了,他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被耍了,同龄人都爱跟同龄人玩,他也不拘着她们非要跟在他身边。

????????但他到城隍庙时分明看见她们二人脸色红润的从马车上下来。

????????而且当时马车是双马拉的!

????????昨天晚上他明明和白一堂相认,却相谈甚欢了,结果第二天出客栈时,白一堂竟宁愿让袁善亭和苏安简上他徒孙的马车,也不邀请他。

????????这也就罢了,后面让他徒弟借着赛马的理由把他女儿和徒弟拉过去坐马车是几个意思?

????????而且,刚才在外面,他们宁愿指使一个对江湖丝毫不懂的书生,也不愿意用他,生怕他抢了他们的风头似的。

????????而今进来看到偏殿里的布置,他的不满便达到了顶端,一个晚辈尚且可以铺着探子,拉着帘子,而他这个与白一堂平辈的长辈却光秃秃的只有一张草席?

????????想到女儿跟着黎宝璐忙了一天竟只得这个结果,他便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说罢甩袖便走。

????????陈珠满脸茫然,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

????????凌碧则淡定的拉了她的手道:“好了,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吧。”

????????他们的干粮就只剩下几个又冷又硬的烧饼了,再不帮忙多做些事怎好意思去吃人家的饭?

????????她倒是想拉着师妹不去,好歹不至于把人情欠得太多,可以师父的脾气……

????????凌碧呵呵一笑,还是干活抵债毕竟现实一点。

????????顾景云,白一堂和侍卫长都留意到了怒气冲冲离开的陈渊,不过三人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好似没看见一样将目光移开。

????????侍卫长更是大声吆喝着让侍卫们去搬木柴生火,将已经冻上没吃完的鹿肉解冻,一会儿再熬一锅鹿肉汤分给大家喝。

????????大家都忙碌起来,而外面的侠士们正站在一起赏雪。

????????分到个人手上的树叶随意的放在地上,大家互相分好地盘,要好的七八人一堆火,将树叶围着火堆摆下就是一张床,至于吃的,把干粮掏出来放在火上热一热就能吃了。

????????不过大家刚经历过一场刺激的运动,不太想动弹,见天上飘扬而下的白雪,难得有了兴致围在一起赏雪。

????????激愤之下跑出来的陈渊看到脏,混,乱的大殿,不由停住了脚步。

????????其实这才是江湖人闯荡江湖,野宿破庙的合理状态,谁会跟黎宝璐似的还把地面擦一遍,还费心的找了那么多木板垫着隔开地面冒上来的寒气,树叶茅草一铺就能地当席天当被。

????????如果没去过偏殿,陈渊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即便是他年轻时闯荡江湖也是这么过来的。

????????但现在看着混乱的大殿,再看一眼整洁干净的偏殿,陈渊的脚就怎么也抬不进去。

????????他只能面色铁青的站在大殿门口,和那些赏雪的侠士们站在一起,目光暗暗留意着侧殿的动静。

????????他想,只要白一堂叫他一声他便原谅其徒的失礼,结果他站了半天,天上的雪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寒冷,而白一堂也没有出现。不仅如此,连他的徒弟和儿女都没来找他。

????????陈渊的脸色更青了。

????????侍卫长站在窗前正好可以看到他的脸色,将窗合上,只打开一条缝隙通风,他取笑的看向白一堂,问道:“白大侠当年是怎么跟陈大侠成为好朋友的?”

????????白一堂知道他在想什么,瞥了他一眼道:“当年少林戒嗔大师在武当山下被害,江湖各大门派齐聚武当山公审,当时我正巧在附近便跑去凑热闹了。我与华山项飞宇是至交,当时便与他几个师兄弟约好事后一起去北漠游玩,陈渊当时一套朝阳剑初现剑骨,正到处找人喂剑,他性方正,虽有些刻板,却嫉恶如仇,所以与华山派的几位师兄相处得不错。”

????????白一堂说到这里微微一叹,“可惜我们一起走了两个多月,一路打抱不平的四处走动,还没出中原华山的弟子们就收到门派急令,他们便告辞回去,就剩下我和陈渊两个也没意思,大家便都散了。陈渊回他的襄阳,我则一路边走边往北去,结果路过开封时碰上了郑昊,我就顺手偷了他一把,等我从北漠玩回来路过大同时又正撞上张伯英带人杀良冒功,一时忍不住就把自己栽了。”

????????侍卫长抽了抽嘴角问,“那陈大侠是怎么会以为你们是至交好友的?”

????????白一堂默默地看着他。

????????侍卫长一抹脸,“好吧,这话的确不该问你,不过我看他现在的确气得不轻,你不看在朋友的面上去把人拉回来?”

????????白一堂似笑非笑的摇头道:“我年纪大了,做不来这样的事了,你要有心就替我去吧。”

????????侍卫长轻哼一声,他才不去招惹那等自以为是的神经病呢。

????????俩人转身忙活去了。

????????陈渊站在大殿门口看着飘扬而下的雪花,心中越来越茫然,朋友,师徒,父女,他竟一无所有不成?竟没人来叫他回去。

????????与陈渊一样脸色难看的是郑奕,他避开人群找到自己的人,低声问道:“都打听清楚了?顾景云他们为何会在这儿?”

????????“回公子,那位顾公子的妻子是白一堂的徒弟。”

????????即便心里已有了猜测,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郑奕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到了头顶。

????????他脸色难看的道:“计划取消,让人给郑家堡的人传信,绝对不能动手。白一堂的靠山太大,不是我们所能惹得起的。”

????????郑奕并不知道当年跟他同在一个破庙被刺杀的李安是现在的太子殿下,但他认得顾景云。

????????即使当时顾景云没有报名号,但今年他考中状元那么大的事,又跨马游街,作为积极上进,甚至隐为敌人的他怎么可能不去见识一下顾景云?

????????看到顾景云自然就认出他是当初在破庙里认识的书生,郑奕当时很惋惜,要是当时与他搞好关系就好了,那样投靠不上贵妃,转投太子也行。

????????当时,因为满脑子都是官场中事,加上他用人镖掩护物镖的事被镖主传扬开去,让镖局大受打击,焦头烂额之下他并没有想到顾景云的妻子,想到她在破庙中所用的绝顶轻功。

????????两年多了,要不是重新见到顾景云和黎宝璐,他几乎要忘掉这俩人了。

????????而一旦记起,他就不由想到黎宝璐那令人惊艳的轻功,当时便有人叫破她师从白衣飞侠。

????????如今事实证明她果真师从白衣飞侠,但他一点也没有提早知道答案的喜悦。

????????白一堂是顾景云妻子的师父,这意味着白一堂投靠的不是哪个普通官员,而有可能是太子或是内阁阁老秦信芳,甚至是皇帝本身。

????????即便是天高皇帝远,郑奕也不想冒这个风险。

????????他为什么用镖局的声望去赌,宁愿用人镖遮掩物镖?

????????因为他不想再只开一个镖局,他想要入仕,所以他需要那颗夜明珠去讨好兰贵妃,可惜他设的局被劫镖的刺客叫破,不仅镖局名声尽毁,差点连那颗夜明珠都保不住。

????????但保住了又如何?兰贵妃兵败如山倒,亏得他这个才靠上去的是个小喽啰,没人注意到他,他这才能离开京城安然回到广州。

????????可如果他在这里针对白一堂,顾景云,那他做的那些事不可能不被翻出来。

????????他不能冒那个风险。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