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0第280章试探-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280第280章试探

郁雨竹2017-5-4 16:53:47Ctrl+D 收藏本站

????????黎宝璐觉得此时申辩自己不是师父的徒弟已经没有意义,因此特别诚心的抱拳回礼道:“袁大侠谬赞了,我可是好几次都差点被袁大侠现,而这次两位之所以回转只怕也是袁大侠现了不妥吧。”

????????袁善亭对他的恭维很满意,微微颔道:“不过是突然想起他们曾说过的一句话,直觉不对这才回来查看一番。”

????????他看向一旁的顾景云,犹豫着问道:“只是不知顾公子与他们有何仇怨,竟让他们路上设伏。”

????????顾景云漫不经心的道:“哦,大概是因为我舅舅是秦信芳,而我不巧又做了太子的老师。”

????????袁善亭和苏安简悚然一惊,难怪顾景云之前会说黑罕他们抓他是为了换鞑靼五王子。

????????以顾景云这个身份,哪怕最后换不来鞑靼五王子,增加鞑靼的谈判砝码却是够够的。

????????江湖人也爱国,甚至他们的爱国之情不会比普通百姓和官吏们少,因为顾虑更少,所以更加纯粹。

????????袁善亭和苏安简几乎是立即要动手杀了黑罕,顾景云拦住他们道:“他们还有用,不必急着杀他们,还是先押回汝宁城吧。”

????????袁善亭这才把人押出山林,他的属下们正团团围着两辆马车,车上的一个青年正满头大汗的对他的属下团团作揖,求他们进林子找人。

????????黎宝璐看见赵宁这么狼狈便轻咳一声,冲他招手道:“乖徒儿,你师父和我都没事。”

????????赵宁见到完好的老师和师娘,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眼泪稀里哗啦就往下流,“都,都是学生没用,师娘,你觉得我现在学功夫还来得及吗?”

????????“别,”黎宝璐一脸恐惧的道:“我怕把你练折了。”

????????赵宁一脸茫然。

????????“你骨头太硬,年纪太大,”顾景云扫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踩上二林放下的凳子踏上马车,悠悠地道:“骨架已成型,再想练武千难万难,你的路在科举上,又不是要闯荡江湖,习武干什么?”

????????说罢撩开帘子坐进马车,黎宝璐连连点头,安慰般的拍着他的肩膀道:“不要灰心,下辈子投胎后就赶紧来找你师父和我,到时我们一定教你。”

????????赵宁:……

????????袁善亭轻咳一声,吩咐属下,“顺着官道向前,将路上的尸体拖来。”

????????又指使两个属下给黑罕和会兰简单的上药止血包扎,既然不想把人弄死,那就得把伤口处理好来,不然光流血就能把人流死,黎宝璐扎的那几个血洞可不浅,此时俩人的脸色已经青白。

????????等收拢好尸体,一行人这才重新上路。

????????黎宝璐笑眯眯的谢过袁善亭和苏安简便爬进马车打坐恢复内力。

????????顾景云坐在一边守着她,等进入汝宁城后他才撩开帘子出去,“子归,你带着我的帖子把黑罕和会兰押到汝宁县衙,交由汝宁知县审理。二林,你去秦家村,就说今日天色已晚,我便不进村了,明日再去拜会族长和几位长辈。”

????????赵宁和二林躬身应下,接过帖子便退下。

????????顾景云这才看向袁善亭,拱手作揖道:“不知袁大侠是要住哪里,若没有去处不如和我们同住一家客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请袁大侠苏大侠给顾某一个相报的机会。”

????????“那我们便叨扰了。”

????????一行人包了一家客栈住下,袁善亭本想找黎宝璐打探一下白一堂的情况,谁知这小夫妻俩转身就让小二准备热水,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袁善亭尽量不让自己往歪处想,因为无所事事,干脆就和苏安简叫了些酒菜边吃边等。

????????顾景云和黎宝璐身上都沾了鲜血,加上泥土草屑和汗渍,别说素有洁癖的顾景云,便是黎宝璐都受不了。

????????所以他们进客栈的头一件事便是沐浴梳洗。

????????等夫妻两个洗了澡,洗了头,又互相帮着擦干头,一身整洁的从房里出来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袁善亭和苏安简不仅吃饱喝足,他俩把窗外的汝宁街景都看厌烦了,连赵宁都带着顺心回来吃晚饭了。

????????看到夫妻俩人出来,袁善亭憋了憋还是没憋住,“顾公子好兴致。”

????????顾景云有听没有懂,他只是微微蹙着眉头上下打量他们,半响没说话。

????????只不过落座时特意离他们远了些,黎宝璐知道他有洁癖,为了不让袁善亭他们误解,她便坐在两者中间,距离不远不近,恰到好处。

????????赵宁过来回话,“先生,应知县已将黑罕及会兰下狱,并向上级汇报,审理还需一段时日,其他刺客的尸也交予县衙处理。应知县想要前来拜访先生,学生给推了。”

????????顾景云点头,“事关重大,我稍后会亲自上门拜访知县的。你今日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

????????赵宁扫了袁善亭和苏安简一眼,虽然他来得晚,不知这群人是怎么又返回来了,但看老师和师娘淡定的样子便知他们这边不会吃亏,因此放心的回屋洗漱去了。

????????赵宁和顺心一走,整个客栈的二楼就只剩下顾景云黎宝璐和对面的袁善亭及苏安简,袁善亭的属下很乖觉的退出二楼,没有打扰他们。

????????袁善亭给黎宝璐倒了一杯茶,笑道:“这些饭菜都是小二才送来的,也不知合不合顾公子及夫人的口味。”

????????黎宝璐道:“我们不挑食。”

????????“我还以为官宦之家出来的人讲究都多呢,看来倒是我的误会了。”袁善亭微笑的刺探道。

????????黎宝璐却大大方方地笑道:“都说问缘阁消息灵通,看来也只局限于江湖,我和夫君祖上虽然都是当官的,却都出生在琼州,长在琼州,流放之地可没有这么多讲究,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袁善亭和苏安简一呆,将他们下面要问出来的刺探全堵上了。

????????他们想知道白一堂是否真的收了眼前的小娘子做徒弟,还想知道她是怎么拜师的,白一堂又是怎么在流放琼州的情况下教她武艺的,是不是他早就偷偷的溜出琼州了,所以他们在广州和雷州才堵不住他,除此外他们更想知道白一堂现在何处。

????????可没想到黎宝璐一句话就把大部分的问题都解决了,如果顾景云和眼前的小娘子是在琼州长大的,那一切都有了解释。

????????袁善亭收起脸上的惊色,敬问道:“还不知女侠如何称呼。”

????????这一刻黎宝璐不是顾太太,而是白一堂的徒弟,江湖人对女子的宽容度更高,他们很少给女侠冠夫姓相称,大多是称呼对方的名姓或称号。

????????“承蒙袁大侠看得起,我姓黎,双字宝璐。”

????????“黎女侠,不知可方便告知尊师的去向。”

????????“你们问缘阁是做消息生意的,这个问题可以作为我们对于两位援手的回报吗?”

????????袁善亭微微一笑,摇着折扇道:“黎女侠说笑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来回报一说?若是不方便黎女侠不说也罢。”

????????黎宝璐嘴角微微一挑,道:“我师父久居琼州,与中原武林隔绝多年,消息自然不如以前灵通,这次若不是我碰巧路过开封府,只怕我们师徒二人还不知道江湖侠士如此看重我师父。”

????????意思是说白一堂之前是真不知寿宴一事,白瞎了郑家堡广请帖,花费了那么多银钱做广告。

????????这跟他们认知中的白一堂有些出入。

????????白一堂是他们的前辈,俩人虽都没见过他,但对于他的传说却没少听,传说中的他恩怨分明,嫉恶如仇,有恩报恩,有仇绝对报仇。

????????所以他们才敢那么自信白一堂在知道郑家堡寿宴后会出现。

????????至于他会不知道郑家堡寿宴这种可能他从未想过。

????????因为像白一堂这种江湖老油条即便是离开江湖日久,想要打听消息也轻而易举。

????????谁重入江湖的第一件事不是打听最近江湖上有啥大事,这几年的势力变化和比较重大的事件?

????????郑家堡的寿宴满江湖都传遍了,就连西域那边的江湖人都能打听到,白一堂要真有心打听江湖上的事怎么会不知?

????????而他竟真是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白一堂厌世,已经不想再混江湖了,再看顾景云和黎宝璐的身份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怕白一堂是想金盆洗手了。

????????一代江湖巨擘要金盆洗手,袁善亭和苏安简皆复杂不已。

????????苏安简还罢,在他看来凌天门每代只传一个弟子,干的又是偷盗这样的事,实在上不得台面,因此也只是感慨一番便丢开。

????????但袁善亭却要复杂得多,问缘阁是买卖消息的,对于凌天门的来历和做的事他知道的不少,因此现在心中嘘唏不已,甚至对当年陷害白一堂的马一鸿和苗菁菁都有些迁怒起来。

????????凌天门对武林和民间都有非凡的意义。

????????袁善亭声音有些低落的问:“尊师是要金盆洗手吗?”

????????黎宝璐摇头,“我师父暂时还没那个打算,”此时黎宝璐还不知道他师父把师门都卖给朝廷了,此时正拉着两车书往开封来,所以微微挑着嘴角道:“不过我师父心胸广大,生性豁达,并不想与某些阴险卑鄙的鼠辈计较,所以袁大侠可以放出消息去,让他们安心,不必再这样大费周章的算计我师父。”

????????袁善亭心道,只怕这话传出去他们心里更不安了。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9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