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6第246章狭路相逢-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246第246章狭路相逢

郁雨竹2017-5-4 16:51:14Ctrl+D 收藏本站

????????在秦信芳来前,皇帝心里想了许多的话要对他说,可真的见到了人,那些话又全都无法出口了。

????????问他这几年过得如何?

????????一个罪民,再有人照拂也不会过得多好。

????????问他怨不怨?

????????或许他一开始不怨,但在妹妹被休,女儿夭折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不怨?

????????皇帝一时沉默,君臣二人相对而坐,默默无语,良久皇帝才沙哑着声音道:“朕将大楚交予你了,诸皇子之中,现能担当大任的也就只有太子,而太子病弱,太孙年纪又轻,清和也还是一个孩子,他做太孙的先生……”

????????皇帝沉默片刻,其实他当时让顾景云当太孙的老师时没想把皇位传给太子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太子父子赢了,顾景云以后只怕就是帝师了。

????????他学识或许不错,但太年轻了,少了几分稳重,皇帝忧心不已。

????????秦信芳却了解自个的外甥,顾景云心智成熟,除了想法有些偏激外没什么毛病,便是在治国的经验上不足,摔几次跟斗就长起来了,只怕比他还能耐呢。

????????“陛下放心,清和聪慧,有他辅佐太孙,大楚一定能安定下来的。”

????????皇帝叹气,“朕六岁登基,至今已有五十三载矣,前二十五年兢兢业业,创下盛世,为人称道,没料到后二十八年却渐渐自负骄奢,误了国事,朕悔矣!然时间不可追溯,只望我李氏后人不再布朕的后尘。”

????????皇帝微微仰头看向缩跪在一旁记事的史官,微微抬手道:“将,将朕这临终之言交与太子太孙,让他们引以为戒。”

????????史官磕头应道:“臣遵旨。”

????????皇帝胸口急剧起伏了下,然后垂下手臂,眼睛慢慢的闭上,他含糊的留下最后一句,“让兰氏殉葬……”

????????史官面色大变,不由转头去看秦信芳。

????????秦信芳脸色淡然,伸出手去探皇帝的鼻息,半响才收回手,伤感的道:“陛下,崩了!”

????????苏总管听到动静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见皇帝眼睛微闭的躺在床上,连忙冲上前去摸他的鼻息,大恸,“陛下——”

????????九月初三,元熙帝崩于行宫,时年五十九岁,临终托孤于前内阁阁老秦信芳。

????????后一日,秦信芳被重新拜为内阁阁老,秦信芳以内阁满员为由固辞。

????????再一日,太子再拜他为内阁阁老,兼为太子太傅,辅彭丹奉命亲自上门邀秦信芳入阁,秦允,大楚第一次有了五位阁老。

????????皇帝被让回皇宫停灵,举国皆哀,京中官员三品以上及诰命皆入宫哭灵。

????????黎宝璐很幸运,正好卡在四品上,得以幸免。

????????而何子佩现在还没有诰命,所以秦信芳虽贵为阁老,她也不用入宫哭灵。

????????俩人一下就清闲下来了。

????????黎宝璐撑着下巴看着店铺外的街道,担忧的道:“也不知我师父他们到哪儿了。”

????????何子佩也想念女儿,但她知道白一堂带着妇孺肯定走得慢,因此虽担心还是宽宥道:“别急,总会到的。我们先把她们的衣裳饰准备好,等她们到了就不用再出来逛街了。”

????????“好啊,”黎宝璐从桌子上挑了一匹桃红色的料子,笑问:“舅母这个颜色怎么样?给妞妞做小裙子。”

????????“皇帝驾崩,三个月内要守丧,三个月后都冬天了,这料子不合适,还是买些颜色淡一点的布料。”

????????他们刚回京城,许多东西都需要重新添置,太子虽赏赐了不少,但还有许多的东西是需要自己买的,所以这两天何子佩都拉着黎宝璐逛街,对于皇帝驾崩,她并不多伤心。

????????她知道,若不是皇帝快要驾崩,当年的事又涉及到鞑靼,只怕她和秦信芳现在还在琼州等着太子登基大赦才能回来呢。

????????而皇帝驾崩对京城商家的冲击也不少,店铺外面都挂了白布,且头三日闭市,昨天才重新开张,街上行人减少,预计这三个月的生意都不会太好,因此这时候上门买东西是便宜一些的。

????????秦家的产业虽然会被还回来,但现银一文没有,他们现在全是用黎宝璐之前抄家得的那些钱,几万两看着多,但真买起东西来一点儿也不多。

????????所以何子佩能省就省,绝对不会等到价格上扬时再来买。

????????现在的布料和饰普遍比平时低了五个百分点,单一件不觉得便宜多少,但他们买的东西多,合起来就多了。

????????所以黎宝璐也豪气的给她婆婆买了好几匹颜色浅淡的布料,回头让绣娘做。

????????当然,她亲爱的师父也不能忘了,黎宝璐选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就把店家藏货中最好的三分之一挑选出来了。

????????掌柜的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本来还以为这三个月生意会很难做,没想到今日会来这么大一个客户。

????????黎宝璐选好了布料再去看秦舅母的,见她在比较两匹布料的颜色,黎宝璐便大手一挥道:“两匹都要了,反正以后也要做衣裳,布料不怕放。”

????????何子佩哭笑不得,“虽如此也不能这样大手大脚的,你和清和身上可没多少现银。”

????????“没关系,秋收已经结束了,再过几日各个庄头就送收益来了,咱家不差钱。”

????????见黎宝璐这么豪气,何子佩就好笑道:“我家纯熙越来越有官家太太的风范了。”她将两匹布料一块儿交给掌柜,笑道:“那便一起包起来吧。”

????????“好勒,两位太太选得多,店里可以直接送到家里去,不知府上……”

????????“送到聆圣街的顾侍讲家,”黎宝璐掏出荷包来付钱,道:“你们去了聆圣街一打听便知。”

????????掌柜的却吓了一跳,“可是秦阁老现住的顾府?”

????????“是啊。”

????????掌柜感激涕零的道:“原来是秦阁老府上,那这些布料我们该打五折才是。”

????????黎宝璐:“我们不接受贿赂,变相的也不行。”

????????掌柜的面色通红,“太太误会了,我家老爷是户部郎中,元郎中,当年全赖秦阁老才逃过一劫,小的本想将单给您免了,又怕您不接受,这才要收一半的钱。”

????????“原来如此,”黎宝璐了然的点头,“然而我们依然不能接受,还是照之前的价格给吧,不然我们可不敢再来你这里买东西了。”

????????黎宝璐道:“我舅舅当年并不为单救某一人,而是为了社稷,为了君王,也为了百姓,你们这样倒让我们难做了。”

????????掌柜的心中感叹,常听闻秦内阁如何风光霁月,然而他从未见过他,但如今只看这位年轻的太太便知秦氏为人了。

????????掌柜的亲自抬了布料送俩人下楼,交给下面的伙计后一再的与她保证,“太太放心,店里的伙计必以最快的度将布料送到府上。”

????????既然不能在价格上给予优惠,那就在服务上让对方如沐春风吧。

????????掌柜的才要把俩人送出店,店外忽然停下两辆马车,然后呼啦啦的一群人就笑着进来了,为的人正拉着身旁一人说笑,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的黎宝璐和何子佩。

????????黎宝璐自然也看到了她,立时便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屈膝行礼道:“原来是二婶,竟这么巧,侄媳妇见过二婶。”

????????姜氏见到她笑脸便一顿,待看到她身边站着的人更是僵住了笑脸,她强笑一声道:“原来是宝璐和秦夫人啊,倒是巧了。”

????????“是挺巧的,”何子佩清冷的目光落在姜氏身上,上下打量了她片刻方道:“看来顾二夫人这些年过得不错,我粗粗回京,还有许多事要处理,因此也没能上门拜访顾老夫人,今日既然不巧遇见,那就请顾二夫人帮忙传句话,关于小姑,我们秦家有些问题要与忠勇侯府商讨一二,不日便会上门拜访。”

????????姜氏脸色微变,知道何子佩这是要秋后算账了,现在秦氏东山再起,风头正劲,秦信芳不仅是内阁阁老,还是帝师,荣宠更盛从前。

????????而顾家,顾家除了顾侯爷,根本没一个可用之人。

????????面对强势的何子佩,姜氏只能僵笑道:“我会将话传给婆母的。”

????????何子佩微微点头,转身带着全是星星眼的黎宝璐离开。

????????黎宝璐不住的偷看秦舅母,上了马车才小声道:“舅母你好厉害……”

????????何子佩眼里露出笑意,温柔的摸着她的脑袋道:“傻孩子,你跟我是不一样的,我是宗妇,我的丈夫不仅是阁老还是帝师,我又照顾了你母亲几年,亲自送她出嫁,长嫂如母,我的对手是顾老夫人,她在我面前自然底气不足,何况,”何子佩眼中闪过冷光,含笑道:“当年的事她也掺了一手,加上你母亲的嫁妆,她心虚,自然不敢与我交锋。”

????????“但你是晚辈,她瞧不起你是童养媳出身,自觉高人一等,你自然觉得她难对付,但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她皆落了下乘,人与人交锋更重要的是自身的智慧和能力,背后的势力只能是借势,若是完全依仗之则本末倒置,失了先机了。”

????????“那舅母要跟顾家谈什么?”

????????何子佩清冷的道:“自然是谈和离和通奸的事了,当年我和你舅舅已被关押,又被判了流放,这才不得不忍下这口气,他们差点害得你婆婆和清和死在外面,这笔账不能不算。”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