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8第198章拜师-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198第198章拜师

郁雨竹2017-5-4 16:47:49Ctrl+D 收藏本站

????????黎宝璐对苏总管微笑点头,扶住顾景云轻声道:“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夫妻俩相互依偎着一起往马车那儿走,竟就不再理苏总管了。

????????苏总管也不在意,站在原处目送他们走远。

????????顾景云走到马车边,愣愣地看了马车半响,“我们要坐车回去吗?”

????????黎宝璐好笑道:“你还想骑马啊?”

????????“不,我想走回去。”

????????黎宝璐扭头看了眼空旷无人的皇城大街,皇宫外是一条宽大的街道,两边是高高地宫墙,每天大臣们都会从这里进宫上朝。

????????而此时,这条街上连巡逻的禁卫军都不见。

????????黎宝璐伸手握住他的,回头笑道:“好啊。”

????????俩人就手拉着手往外走。

????????二林一脸呆滞的赶着马车走在后面,因为俩人走得实在太慢他只能走几步就停下休息一会儿再走。

????????到最后反而与俩人的距离拉开了,因为两位主子也没要求,二林干脆放任红枣,它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只要主子在自己的视线内就行。

????????顾景云走了半响,出了一身的汗,他也越兴奋,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他忍不住低声道:“宝璐,就快了,我们只需再等等……”

????????黎宝璐紧紧地牵着他的手,轻轻的“嗯”了一声。

????????而此时,提前退席的李安也回到了太子府,他径直往父亲住的院落去。

????????太子妃刚服侍太子服药,正要按着他睡觉儿子就来了,她只能无奈的起身回避。

????????太子盘腿坐在内室的榻上,对着他招手,“回来了?拜景云为师了吗?”

????????显然已经知道大殿上生的事了。

????????李安坐在父亲对面,“皇祖父选了四月初八的日子正式拜师,我看皇祖父是真心实意的想要他做我的老师。”

????????太子见儿子的面色不好看,便问,“怎么,不想拜他为师,嫌弃他年纪小?”

????????李安摇头,脸色难看的道:“父亲,今日最先跳出来反对的是彭丹。”

????????太子沉默。

????????李安脸色更难看了,“彭丹野心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听命令了,他明知景云是我们的人,也早从自清那里知道我们和景云的约定,却还……”

????????李安压下心中的怒气道:“要不是皇祖父本意是让景云一生止步于四品侍讲,最后他闹成什么样还未可知呢。父亲,难道我们就任由彭丹坐大吗?”

????????太子沉默半响才道:“你皇祖父近日对诸皇子戒心愈重,我们好容易才让他们心存芥蒂,此时贸然出手代替彭丹直接指挥底下的官员太过冒险,而且得不偿失。”

????????见李安面色沉郁,他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孩子,再等等,等你拜景云为师后情况会好转的。”

????????李安微楞,“为什么?”

????????太子嘴角微翘,“傻孩子,你皇祖父是在给你和景云安排后路。”

????????他扭头看向窗外的黑夜,低低的道:“若最后登基的是你,那景云就是帝师,他都做了帝师,是四品侍讲,还是二品掌院有什么区别?若最后登基的是你的叔叔们,那凭秦家留下的人脉,就算不能让你和你几个弟弟继续富贵权势,也能保你们平安。”

????????“彭丹手中的势力一半是秦信芳留下来的,一半是他借我的名号收服的,孩子,你和景云联手想要架空彭丹实在是太容易了,”太子嘴角微翘,“就算顾景云他永远只是一个四品侍讲。”

????????李安心情好了些。

????????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带笑。

????????若说谁最了解秦家的势力和影响力,那非他莫属,只怕连皇帝都没他了解。

????????第二个便是顾府的侯爷了吧?

????????太子暗想,毕竟,这十几年来他一直在秦家势力的庇护下,而顾府一直在秦家势力的打压下。

????????“既然皇祖父在给我安排后路,那是不是表明皇祖父更属意我们?”李安眼睛微亮的问。

????????“不,”太子含笑道:“你皇祖父也会给你四叔安排好后路的,而且只怕比我们的更有保障。”

????????他的父皇年纪大了,越大越念旧,也越容易心软。

????????几个皇子里就他和老四斗得最凶,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他的身体不好,是他先死还是父皇先死都不一定,所以他会给又安安排后路,也会给老四安排。

????????又安只是孙子,老四却是他宠了三十年的儿子,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所以太子并不报希望,父皇既然特意将顾景云与又安绑在一起,那么也一定会给老四留下一个筹码,一个能保住老四的筹码。

????????不过太子想不出是什么,反正只要不是兵权就一切好说。

????????“既然要拜师,那便将拜师的礼物准备好,”太子拍着他儿子的肩膀笑道:“其实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他舅舅便是我老师,按理他该与我同辈,因此你拜他为师也在情理之中。”

????????李安嘟嘴,“可从皇祖父那里算,我和顾景云是同辈。”

????????皇帝是顾辅的弟子,那皇帝就与顾闻天是师兄弟,据说顾闻天的字还是皇帝这个师兄帮忙取的呢。

????????令公,表达了皇帝对顾闻天的歉意及许诺,虽为教书先生,却位同尚书令。

????????而按理,他爹跟秦信芳便是同一辈,谁知道他皇祖父又拜秦信芳为太子少傅,而他爹干脆拜秦信芳为师了,害他平白矮了一辈。

????????李安叹气,暗暗誓,他以后一定要把这辈分给改正来。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很多人都睡不着。

????????考生们睡不着是因为考试结束了,他们终于成了进士老爷,于是兴奋激动,不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是还在跟同年,跟朋友们喝酒。

????????官员们睡不着是在猜测皇帝这样跳级提拔顾景云,却又限制他前程,并让他与太孙绑定的用意。

????????而顾家睡不着则是因为顾景云的状元之位和他的官职。

????????不是谁都有大臣和杰出学子们的见解的,而在顾侯爷没有特意讲解的情况下,方氏几乎是彻夜难眠,她差点咬碎了帕子,恨声道:“顾景云就这么好,好到皇帝不顾规矩跳级晋升他?”

????????方氏的嬷嬷也有些恍惚,“而且还是一升就升到了四品,老爷在翰林院都呆了十多年来,也还是五品呢。”

????????方氏更恨了,她心里不服气的想,她比不上秦文茵,难道她养的儿子也比不上吗?

????????她眉眼凌厉的问道:“少爷呢?可是在书房用功?”

????????嬷嬷犹豫了一下才道:“四爷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呢,他说是和人在茶馆里参加诗会,今儿不回家了。”

????????“是三爷!”方氏怒道:“什么四爷,我们府上什么时候跑出四爷来了?他都已经分出去了,那边也改了称呼,难道我们还要空出一个位置来给他?要脸不要?”

????????嬷嬷低头认错,心里却道:这是侯爷的吩咐,何况您现在硬气,等人回来还不是得低声下气的接待?

????????唐氏和姜氏同样睡不着,她们和方氏一样,以为顾景云又是三元及第,又是一封就四品官,是要平步青云了,因此忐忑不安。

????????秦氏的嫁妆她们还没开始找呢,侯爷是隔三差五的问一次,但她们哪有脸去讨要?

????????她们本想拖着,拖到侯爷忘了这事,而顾景云分出来顾家,只身一人,势力单薄,到时候她们怎么说,怎么做还不是全凭她们?

????????可现在,顾景云一上来就是四品侍讲,待过几年他还不过侯爷?

????????最要紧的是他年纪小啊,他今年才十五岁,十年后也才二十五,他位高权重时只怕她们的儿子才刚熬出头呢。

????????到时候因为嫁妆的事转而对付她们的儿子……

????????唐氏和姜氏犹豫了一晚上,在面子和孩子们未来前途之间犹豫许久,最后还是咬咬牙选择了孩子。

????????俩人面色苍白的碰在一起,开始将秦氏的嫁妆理出来,同时开始着手送出去的东西。

????????而顾府中最睡不着的却是顾怀瑾。

????????他的小书房灯亮了一夜,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虚空沉默不语。

????????秦家真的这么有能量吗?

????????竟然能让顾景云一中举就直接晋升四品!

????????顾景云是状元,但他也是探花,只相差两名,但他都在翰林院里将近二十年了,这才五品,他凭什么,凭什么一上来就是四品官?

????????顾怀瑾气得眼睛都红透了。

????????而顾景云因为醉酒睡到日上三竿,在喝了醒酒汤,又吃了粥后便拿了锄头去给院里的花花草草松土。

????????赵宁高兴的从外面进来,扬了扬手里的帖子道:“郑兄要在状元楼里摆卓酒席与你庆贺,晚上我们一起去吧。”

????????顾景云抬头看了眼天色,点头道:“好啊,顺便给我未来的徒弟买点见面礼。”

????????赵宁闻言羡慕不已,“太孙运气正好,竟能拜你为师,以后他可以天天听你讲课了。”

????????顾景云上课有多好,除了黎宝璐,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了,所以他觉得太孙拜顾景云为师不是顾景云好运,而是李安好运。

????????顾景云挑了挑眉,受用的点头道:“是啊,太孙的运气一向好。”

????????他想了想笑吟吟的看着赵宁道:“不如你也拜我为师吧。”

????????赵宁瞪大眼睛,最后高兴的撩起袍子就跪下,“学生拜见先生!”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