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6第176章母子-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176第176章母子

郁雨竹2017-5-4 16:46:15Ctrl+D 收藏本站

????????六皇子一早便凭皇牌进宫,直接去储秀宫里给赵嫔请安。

????????赵嫔才刚洗漱好,见儿子肩头还有露水,忙吩咐宫女去拿替换的衣服来,便给他脱去外衣便嗔道:“什么事非要赶在这时候进宫?此时天早寒冷,你又不用上早朝,等太阳出来将雾驱尽再出门嘛……”

????????“母妃,儿臣昨夜做了噩梦……”

????????赵嫔忙把宫人们都遣下,大家只隐约听到六皇子继续道:“我,我害怕……”

????????“出什么事了?”赵嫔等人一退下就抓住他的手问。

????????“母妃,您还记得黎太医吗?”

????????赵嫔叹气,惋惜的道:“怎么不记得,就是他救了我们母子,当年兰贵妃独霸皇宫,容不得他人再孕育龙子……”

????????“黎家的后人找来了,”六皇子再度打断她的话,道:“昨晚上我见到了黎太医的孙女。”

????????赵嫔脸色微变,戒备的问道:“她说了什么?可是问你要好处?”

????????赵嫔拢眉道:“你给她一些钱打了她去吧,别让四皇子的人知道,不然又是一场官司。”

????????“母妃,她说您和外祖一家曾答应过黎太医,若他能为您接生,不论结局如何都会保他妻儿安全。”

????????赵嫔脸色大变。

????????六皇子看着沉默的母妃确定了心中猜想,他低头想了想道:“母妃,黎太医的孙女让我们为黎家平反。”

????????赵嫔眼中闪过寒光,“她威胁吾儿?”

????????“算是吧,”六皇子垂下眼眸道:“她手中似乎有不利于我们的东西,说我们若不主动为黎太医作证,她也有办法让我们出面。”

????????赵嫔脑中快的筛选起来,当年黎博到底能掌握什么不利于她的事。

????????身在皇宫中,赵嫔当然不是干净的,这些年即使被冷落她也做过许多事,所以她还真没把握黎博到底掌握了什么。

????????一瞬间,赵嫔心中起了杀心。

????????“母妃,黎太医的孙女似有奇遇,学了一身的高深武功,来无影,去无踪,昨晚我只将幕僚送到门口,身边还有两个暗卫潜伏,但她却能带着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进入我的书房。”六皇子道:“我一开始还以为会武功的是顾景云……您想杀她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现在是太子的人。杀了她相当于与太子为敌,儿子被四皇兄打压已经够艰难的了,绝对不能再得罪太子。”

????????赵嫔一怔,“她不是罪民吗,怎么认识的太子?”

????????六皇子叹息,“也合该黎家命不该绝,她嫁给了顾家新认回来的三房嫡长子顾景云,转了良籍。那顾景云是秦信芳的外甥,又从小被秦信芳教养长大,自然也是太子一系的人。”

????????“他一回京太子就替他递了请安的折子,前日父皇召见他了,他当即提出黎家的事,父皇已经答应,只要他能够拿出证据证明黎太医当时是被冤枉的就为他平反。”六皇子看着赵嫔认真的道:“而最好的证据就是母妃你,当年误诊的人是谁,有心想要谋害皇嗣的人是谁,没有谁比您,比您身边的嬷嬷和宫女更清楚的了。”

????????赵嫔惊讶,“你想让我出面作证?”

????????“母妃,儿子过了年就及冠了,父皇的儿子中只我一人还未封爵,更没有娶妻。母妃,我的亲事你做不了主儿,而我们又很难见到父皇,这事我们若不提,您觉得父皇会想起来吗?”

????????赵嫔脸色铁青。

????????“母妃,儿子不想一辈子躲着四皇兄,不想一辈子窝窝囊囊的活着,也不想一辈子只有妾室,连个侧妃都没有。”六皇子握住她的手道:“虽然他们威胁我有些可恶,但他们说的也没错,这也是我的机遇。”

????????“兰贵妃虽然不如前,但势力依然深厚……”赵嫔犹豫不决,“我们这样明着与她作对,只怕……”

????????“娘,顾景云承诺我会保护好我们的。”

????????赵嫔抿嘴,“你竟信他一个小孩。”

????????“可他这个小孩却深得太子与太孙的信任,”六皇子低声道:“现在掌宫权的是皇后娘娘,母妃您只看到兰贵妃独宠二十多年,独揽宫权十几年,却不见她即使盛宠后宫也没能挤下皇后,太子的地位虽然岌岌可危,但他却一直是太子。前朝依然有近半的势力或明或暗的支持太子……”

????????赵嫔心脏剧跳,“皇儿,你,你是想……”

????????“不错,”六皇子眼中似燃起勃勃烈火,野心勃勃的道:“我不想只做个软弱无能的皇子,等待父皇有一日想起我时丢给我一个可怜的爵位,我想拥有从龙之功,我也想建一番事业。”

????????“顾景云承诺了我,只要我们为黎家平反,他会让皇后在宫里护着您,也会把我引荐给太孙,为我谋些公事,可以逐渐参与政事。”

????????作为太孙的叔叔,六皇子还需要顾景云这个外人为他引荐,听着很可笑讽刺,但在皇家一切不正常的事都是正常的。

????????六皇子在皇宫里就是个透明人,宫里人都知道他出生时的那场风波让兰贵妃恨死了他,因此对他皆敬而远之。

????????一开始太子对这个弟弟还有三分怜惜,虽然不会特别关照他,但只要见到或碰见总会照顾他一些。

????????但太子的境遇越来越差,赵嫔哪里敢与他扯上关系,每次见到都是避得远远的,更是对六皇子耳提面命,不准接近太子,最好连话都不要说。

????????一次两次,次数多了太子也明白过来,他又不是受虐狂,而且他也不想连累对方,便敬而远之了。

????????他们虽是兄弟,但除了一些重大的节日平日还真没怎么见过面,在大街上碰到,不仔细看可能都会错过。

????????所以在六皇子渐渐长大,境遇竟比太子还要难过时,他想要投靠过去也不可能了。

????????因为没人会相信他。

????????连他自己设身处地的想都不会相信,毕竟他避太子如蛇蝎避了十多年,突然找上门去说愿意为哥哥效劳,为他争皇位,打量谁是傻瓜呢?

????????但顾景云愿意为他引荐。

????????顾景云的身份在太子一系心中便是各润滑剂,大家都知道他是不会害太子的。因为独他与太子利益最一致。

????????六皇子眼巴巴的看着赵嫔。

????????看着年近弱冠却还未娶妻,也从未参政议政的儿子,赵嫔一咬牙,心一狠,切齿道:“好,娘做。”

????????她眼里闪过寒光,“就当是我还当年黎太医的恩情。”

????????赵嫔转进内室换了一身素白宫衣,脸色苍白的道:“你先出宫去吧,我去给皇后请安。”

????????“母妃!”

????????“出宫去!”

????????六皇子咬了咬嘴唇,深深看了母亲一眼,转身便走。

????????赵嫔松了一口气,扬声道:“来人,去把晴姑姑她们找来。”

????????这些人都是当年在产房里伺候她生产的人,虽然她内心深处知道惹不起兰贵妃,却依然下意识的保存下人证物证,只等着有一天这奸妃被清算时派上用场。

????????只没想到最后用到她们的竟是自己。

????????赵嫔昂挺胸的往坤宁宫而去时顾乐康刚从医馆里出来,脸色青白的抓着一个藏青色荷包。

????????昨日顾景云给他这些荷包时他便心生怀疑,他不敢多做停留全部拿来给医馆的大夫辨认。

????????荷包透着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气,大夫们闻着只隐隐觉得不对,但哪里不对却说不出来,只能一一检测。

????????他便将荷包留下让他们检测,今早才拿到结果。

????????荷包是浸染过香料,但里面还加了好些药材浸泡,全部是不利于男子生育的药材。

????????因为是浸泡布料,香气会消散,所以一开始佩戴不会有什么效果。

????????顾乐康想到他拿回来的那一堆荷包,脸色苍白的问,“那若是每日都佩戴这样的荷包,一天换一个新的会如何?”

????????老大夫摸着胡子道:“那问题可就大了,轻则弱精难育,重则绝育无嗣,不过若佩戴之人年过二十五,那问题就更小了,这类男子精气旺盛,阳气足,即使佩戴也只会弱精而已。”

????????“那要是对方才十四岁呢?”顾乐康艰涩的问道。

????????老大夫同情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这才是最严重的,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育的关键时候,若每日都佩戴这样的荷包,”老大夫摇头叹息道:“绝育无嗣还算轻的,重则只怕连命都丢了,要知道少年精气变弱,那可是会直接影响寿命的。”

????????顾乐康浑浑噩噩的回到顾府,看到门前停了辆马车,顾景云正扶着黎宝璐从车里出来,俩人手牵着手旁若无人的说说笑笑进府。

????????顾乐康便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拦住他们,青着脸问,“你是不是早知道了,所以让我不要久戴?”

????????“四叔你在说啥?”

????????顾乐康只看着顾景云。

????????顾景云也微微蹙眉,直到看到他手里拽着的荷包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这傻小子还真去找大夫验证了。

????????他微微点头道:“宝璐的祖父曾是太医,黎家世代行医,我们虽不知道上面的东西是什么,却知道不是好东西。怎么,你查出来了?若不介意便告诉我一声,也让我知道这上面多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顾乐康脸色苍白,转身就跑。

????????他能怎么说,难道要告诉他,我娘送的这些荷包会让你绝育吗?

????????顾乐康一口气跑回母亲的院子,直接闯了进去。

????????方氏正在落泪,看到儿子跑进来便扭过头去,生气的道:“你还来干什么,不是有了哥哥便忘了母亲吗?怎么不去讨好他,倒有闲心来我这儿了?”

????????顾乐康低下头抖着手将荷包系在自己的腰上,抬头对母亲笑道:“娘,我新得了一个荷包,你看漂不漂亮。”

????????“什么好东西值得你特特来炫耀?”方氏扭过头来,待看到他腰间挂的荷包时脸色大变,上前一把扯下,紧握住它厉声问道:“这东西你哪来的?”

????????“从三哥那儿拿的,”顾乐康仔细地看着她道:“我看他那里有那么多的荷包就拿了几个过来用,母亲,你觉得我戴着好看吗?”

????????“不好看,难看死了,以后你不许戴这种荷包,还有其他的呢,都交出来给我……”见儿子怔怔的看着她,以为是自己激动的样子吓到他了,方氏平复下来,扯了一抹笑道:“你要喜欢荷包娘给你做便是,干嘛去抢你三哥的?他刚到家,什么东西都缺,你不送他还罢,怎么还去抢他的用?赶紧交出来,我叫人给他送回去,你喜欢什么样的荷包娘再给你做……”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7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