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4第154章审判上-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154第154章审判上

郁雨竹2017-5-4 16:44:42Ctrl+D 收藏本站

????????顾景云和黎宝璐从马车上下来时府衙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俩人微微一愣,赵宁带着顺心挤到俩人跟前,护住他们道:“快进去吧,文兄他们已到了,现在堂上。”

????????“怎么这么多人?”

????????赵宁冷笑道:“我们出了考场才知此事,不然闹得更大,里面已被各地学子围住了,大家都等着周知府给我们一个交代。”

????????前天考生们下场,睡了半天一夜,第二天起床正要去找同年们对答案拉关系,结果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直接把他们震在了当场。

????????文生,乔胥等人都不是无名之辈,他们的名气或许没有顾景云盛,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同窗,同乡和院试时的同年,这些都是人脉,得知他们竟然因为被人陷害而不能参考,刚从考场出来的考生们瞬间怒了,这种事绝对不能忍,因为嫉贤妒能就害人,特别是常宽的死尤其让人痛心。

????????因此一大早大家就跑来助阵,这不仅是关于公平公正的抗争,还是贫寒学子与官二代的抗争。

????????外面群情激愤,热火朝天,府衙后面则是气氛冷凝,是酝酿着暴风雨前的压抑。

????????周毅叹息一声,对欧通判低声道:“欧兄,非是公和不帮,实在是民意难违,据说文生已拿到了完整的证据,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欧通判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过他依然挤出一抹笑,对周知府微微点头道:“多谢大人提醒。”

????????周毅点头,转身离开,全程好似没看到跟在欧通判身后的欧敦艺一样。

????????欧通判站了半天,直到周毅的背影彻底消失才转身道:“走吧。”

????????“二叔,”欧敦艺咬咬牙,颤抖着双腿跪下,祈求道:“二叔救我,这事全是袁芳撺掇的,跟我一起的同窗都能作证……”

????????欧通判冷冷地看着他,“要是能推到袁芳身上我还会让你牵涉其中吗?现在你最好祈祷他们对人证用刑,或是人证改口供,不然……”

????????“二叔您不能这样,我是欧家最有希望考中进士出仕的子弟……”

????????“不错,但你不是欧家唯一的子弟,”欧通判沉沉的看着他道:“你还有堂兄弟,亲兄弟,你得为他们着想一二。”

????????欧敦艺脸色一白。

????????“如果没死人,你最多流放五百里,刑五年,等风声过去便能东山再起,但现在死了一个人,那些考生又最易被人煽动……”欧通判话没说完,意思却很明显,如果证据确凿,欧通判是保不住他的。

????????到时候只能让欧敦艺尽量将欧家摘出来,撇清欧家与此事的关系。

????????叔侄俩沉着脸上堂,欧通判是旁听,欧敦艺却要站在堂上。

????????此时堂前跪了吴大夫和被绑缚的许邬,后面则站着二十四位考生,为三人是顾景云,文生和乔胥。

????????欧敦艺狠狠地瞪了顾景云一眼,他已经知道这件事的起因就是顾景云之妻状告有人破坏乡试,谋害乡试考生开始。

????????若不然,这事不传出去就不会有人现,他自然也无事。

????????所以要问欧敦艺此时最恨的人,第一便是顾景云和黎宝璐,第二则是袁芳。

????????原告被告到齐,人证也到齐了。

????????周知府上堂,惊堂木一拍便开始审案。

????????目光在堂下一扫,背后不由渗出冷汗,这件案子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他想怎么判便怎么判的了,此次乡试的主考官竟也跑来围观了。

????????顾景云他们已拿到了证据,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欧敦艺。

????????欧敦艺只能咬紧牙关说他们逼供,但对吴大夫他们根本没动手,许邬身上除了有绳子勒出来的印迹外一点外伤也没有,再让大夫给他们检查身体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

????????而吴大夫生怕书生们真瞄准了吴家打击报复,自然是不敢翻供,反而还提供了不少证据,比如,“因都是给秀才公们开药方,小的难免有疑虑,去看诊时便多留了三分心,这才现他们之所以会腹泻全因吃了一道客栈提供的桂花糕。”

????????“那桂花糕是客栈里的拿手点心,不仅做得不错,还便宜,在客栈里住的考生晚上吃不起宵夜的都会叫一份,晚上吃不完明天一早还可以接着吃,点心不易坏,留两天也没事。但那桂花糕里掺了些能让人腹泻的药,因桂花香味浓郁便遮住了,他们又常吃,所以才腹泻的。”吴大夫是大夫,大夫最擅察言观色,那书童6续让他给好几个秀才开药方,偏他们还都住在同一个客栈,想也知道给他们下药的人便是客栈里的人。

????????为了预防欧敦艺杀人灭口,他还留了不少证据,比如,“有一次那书童去找小的给文公子开药方,小的见他腰上挂的玉很好,不像是他能用得起的,便多问了一句,他说是他主子赏的,小的便胡搅蛮缠讨了过来,现在那玉便在这里……”

????????又道:“合作次数多了,小的估摸那位公子应该信任小的了,小的便借口书童来找小的太过危险,便让他们以后有何吩咐便写了纸条递给我,这样能避免过多接触,那位公子也认同了,我现在手里便有两张他写的纸条。”

????????“如何确定他们一定会找你看病?”周知府好奇的问。

????????“小的坐堂的医馆便在考生们所住的客栈附近,一般他们找大夫都是就近寻找,我只要坐着,等他们上门时抢在其他大夫前应下就行,”吴大夫道:“要是地方远,我会按照他说好的日期提前去附近等,一等人出来便背了医箱上前,再报出医馆的名字,一般人都会就势请我上门,因此我从未错过。”

????????不仅有人证,还有物证。

????????吴大夫不翻供,被打怕了的许邬自然也不敢翻供,咬牙将所有事情都说了。

????????原来他不仅撞人,连从楼上扔东西砸人都是他干的。

????????周知府看了面无血色的欧敦艺一眼,下令叫人去客栈捉拿厨师,尤其是做桂花糕的厨师。

????????欧敦艺面色阴沉的听着,扭头看了一眼人群,精准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围观的袁芳。

????????对上他的眼睛,袁芳心一跳,直觉不好,果然,一直挺立站着的欧敦艺撩起衣袍一跪,磕头道:“大人,学生认罪,这些事的确是学生指使的,然而学生也是受人蛊惑,求大人恕罪。”

????????袁芳面色一变,紧握起拳头,他心中冷笑一声,他早预备着他会栽赃他,也早做好准备了。

????????“哦?”周知府身子微微前倾,“是谁?”

????????欧敦艺转过身子,指着人群中的袁芳道:“是他,学生的同窗袁芳。”

????????袁芳身边立时空出一个圈,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他。

????????顾景云嘴角微翘,宝璐说袁芳才是罪魁祸,但从他们查到的证据来看,他们根本不能指认袁芳。

????????但不能问他的罪,却不代表他们什么事都不能做。

????????来日方长,仇人要是确定了,自然不怕他跑了。

????????“此间种种手段全是他教我的,也是他与我说使那些无权无势,成绩又比我略好的人无法参考,我更容易考出好名次,我这才百般算计。”

????????袁芳苦笑一声,满脸委屈苦恼的上前行礼道:“大人,学生怎敢如此行事。”

????????他扭头对欧敦艺道:“欧兄,我当初实在是后悔,我若是不提这些奇志怪谈,或许你就不会入障了,到最后竟做下此等恶事,害得这么多同年无法参考,更害得常兄命丧黄泉。”

????????说罢满脸羞愧的对堂上的周知府行礼道:“大人,在下秋闱前曾在外游学,对些奇谈怪志特别有兴趣,又因我是读书人,便尤其爱搜集些关于书生的奇谈怪事。其中便有妖魔鬼怪勾引赶考的学子,使他们不能及时去应考,也有妖精不舍书生去考取功名,怕他们考取功名后抛弃她的,便给他下药,或使他意外错过科举的,总之各种怪事应有尽有。本来只是解闷的小故事,谁知道敦艺竟会当真。”

????????文生这才将目光定在袁芳脸上,目中生寒,怎么就这么巧偏就收集了这些故事?

????????还都让欧敦艺借鉴上了。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纷纷看向袁芳。

????????袁芳也不恼,继续道:“学生酷爱这些杂记,因此自己也整理了不少,这其中只是一小部分,事情生后我也猜到是我这些杂记的手段使敦艺想歪了,但若就此认定是我给他出的主意我却不认,我的杂记中包罗万象,其中还是以报恩之类的最多,诸位若是不信可以叫我书童回家取来。”

????????袁芳坦坦荡荡,倒让大家心中的怀疑去了不少。

????????就是文生目光也温和了些。

????????欧敦艺却“嚯”的抬头,狠狠地瞪着他道:“袁芳,你可没跟我说过其他的故事,只单点了这几个与我说。”

????????袁芳伤心失望的摇头,“欧兄,你,你怎能如此诬赖我,同窗们都知道我爱杂记,我常与他们讲些奇谈怪志,你听过的他们都听过,你,你怎能如此断章取义让人误会于我?”

????????人群中有跟欧敦艺和袁芳一起读书的书生忙道:“袁兄说的没错,他的确常跟我说些奇谈怪志,有时候还特意讲鬼故事吓唬我们呢。难道我们听了鬼故事就要学里面的鬼去杀人不成?明明就是欧敦艺心术不正,自己想歪的,怎能怪袁兄?”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