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5第145章找上门-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145第145章找上门

郁雨竹2017-5-4 16:44:3Ctrl+D 收藏本站

????????黎宝璐夹起一块鸡胸脯塞嘴里,扒了两口饭,慰藉了一下饥饿一天的胃,这才惬意的呼出一口气。

????????厨娘见了心疼不已,一边用筷子给她夹肉,一边道:“夫人别急,厨房里还有一锅汤呢,都是您的。”

????????顺心在一旁连连点头,“我们都吃了,没人跟您抢。”

????????黎宝璐填了一下肚子,感觉好受多了才放慢动作,对俩人挥手道:“不用你们伺候,我自己能吃,你们也下去休息吧。”

????????顺心和厨娘都不动弹。

????????黎宝璐抬头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目光躲闪,欲言又止,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夫人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吃饱了再说。”

????????“也行。”黎宝璐低头认真的吃饭。

????????刚要继续往下说的厨娘噎了一下,夫人,您不是该坚持非要现在听吗?您怎么能不按常理来呢?

????????这些心急如焚的变成了厨娘和顺心。

????????黎宝璐吃完了两碗饭,最后又喝了一碗汤,感觉肚子有八分饱了,想了想,到底没再吃,留了肚子一会儿吃些点心吧。

????????厨娘看着黎宝璐很是忧伤,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夫人明明是女娃,却比自家公子和顾公子都能吃啊。

????????幸亏顾公子看着不穷,不然要怎么养这个媳妇哟。

????????黎宝璐放下筷子看向俩人,问道:“要不等我消食完再说?”

????????顺心憋不住了,嚷道:“夫人,下午府衙里就来人了,说案件已查清,那些人是寻恤报复,与秋闱并无干系,府衙按照律法各打了他们五十板子,又罚了他们一些钱就把人放了。”

????????厨娘捧上来一个钱袋,“钱在这儿。”

????????黎宝璐拿过来打开一看,惊讶道:“还挺多,足有五十两呢。”

????????顺心气得嘟嘴,“夫人,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什么寻恤报复,根本就是托词,知府大人跟那些人串通好了。”

????????黎宝璐不在意的把钱袋收起来,笑道:“行了,这事我们别管了,他说是寻恤报复,我们不认,却也不会上告。”

????????“为什么?”

????????黎宝璐冲他眨眨眼,“自然是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的仇人是谁,而欧敦艺也成为了许多人的仇人。这几天我们关起门来过日子,轻易别出门,更不许惹事,知道吗?”

????????顺心和厨娘虽不乐,却也只能听从。

????????黎宝璐回到后院打坐练功,等心不静了就摸出一块木头打磨。

????????因突然现有人要害他们,他们的画一直没装裱好送出去卖,如今顾景云进考场了,黎宝璐彻底闲了下来,所以她要趁此时间把画裱好。

????????在琼州时,出入一趟太不容易,也太费时间,所以家里人作画后不是草草卷起来收在一边便是自己装裱。

????????好在舅舅以前爱好广泛,而锦绣书院更是教学内容丰富,不管是舅舅,还是舅母或婆婆都会装裱,虽然有精湛和粗通之分,但秦家上至秦信芳,下至黎宝璐就没有笨人,知道了理论,多试几次也就会了。

????????她觉得在自己的房间里挂满自己的画是一种很浪漫的事,所以有一段时间她画星星画月亮,画大海画高山,绿水青山,俊男美女皆入过她的画,这些画自然都被裱起来挂在屋里。

????????嗯,这个屋里包括她的屋,顾景云的屋和她师父白一堂的屋。

????????到现在除了仅存的几幅公认的还不错的画外,其他的都被收进了库房里掉灰尘。

????????嗯,只有师父的房间没变,依然挂满了她年少时稚嫩的画。

????????这两幅画,一幅画得太好,黎宝璐是打算传给子子孙孙,千百年后做个传家宝的。

????????另一幅也画的不错,是拿来赚钱供他们一路吃喝玩乐到京城的,所以黎宝璐对装裱很重视,从选材到动手全是亲力亲为。

????????为了找块合适的好木头,顾景云还冒着危险跟着她出门去选木料了呢,上次他差点被那彪形大汉撞飞便是因为跟她拐弯去市场挑选木料。

????????黎宝璐小心的处理木料,务必使它的纹路自然清新,即使只能作为一个轴,也让它做最美的轴。

????????黎宝璐一心扑在两幅画上,外面却闹翻了天。

????????黎宝璐压着一行人去衙门告状的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

????????广州府是小,但也很大,每天生那么多事,谁会去注意那么多?

????????但当时围观的群众有点多,又涉及正在举行的秋闱,加上她当时诉说的情况太惨,五天呐,住家里能吃到巴豆,走楼底下能被窗户砸,走大街上还会被人撞,连进客栈喝杯茶都会被开水烫,而且是连续几天如此,不由大家不同情。

????????于是到了傍晚时,通过下午茶时间的信息传播,这件事不说传扬得满广州城都知道,至少几大茶馆酒楼这等信息集散处却是知道的。

????????因意外不能参加考试的考生们心中难免烦闷,除了躺在床上起不来的,失意的人即便是爬也爬到酒楼去喝酒了,于是就听到了这件事。

????????有人觉得顾景云的遭遇太熟悉了,他不就是因为拉肚子被人撞被东西砸被开水烫这才不能参加考试的吗?

????????还有的人则恍然大悟,他平时不到卯时五点就能起床看书,但今日怎么也醒不来,以至于着急忙慌的跑到礼房时大门已管,既然有人能给考生下巴豆,那是不是也能下安眠的药,让他醒不来?

????????还有一个考生没能参考是因为赶去礼房时被一盆从天而降的水淋湿了,人湿了不要紧,关键是他的笔墨也全都湿了,而当时时间太早,书店等并没有开门,等他好容易砸开门买到备用的往礼房赶时又不小心踩到了一块西瓜皮滑倒在地摔伤了腿,等他一瘸一拐的赶到礼房门口时大门也关了。

????????痛失三年一次的秋闱,比前世痛失高考还让人痛苦。

????????因为错过了一届高考只需再等一年就行,但错过了一届秋闱,那就得再等三年,相当于又从高一读起,直到重读回高三才能参加高考。

????????这样令人痛苦万分的事情却有可能是别人的阴谋诡计所陷害,一时间,不管自己是不是被人所害,没能参加考试的考生们全部愤怒了,酒也不喝了,纷纷通过自己的渠道相聚在一起,打算明天就去让府衙给出一个交代,他们要知道是谁心思那么狠毒!

????????好歹有一个人比较理智,文生压着心中的怒火与疑虑道:“我们还是应该找今日那位扭送犯人到府衙的夫人问问具体的情况,若真是有人要害我们,我们决不罢休,但若真是意外,却是我们时运不济,不好误会别人。”

????????不少人觉得文生说得对,纷纷表示服从。

????????很快一个书生的书童就打听到了黎宝璐的住址,于是文生挥手道:“大家身上都多有不适,不如今天就先到此,明天一早我们再相约去那位顾夫人家。”

????????众人应下,纷纷起身告辞。

????????文生目送他们离开,脸色渐渐暗沉下来。

????????书童平安捧了一杯杏仁茶上来,“少爷,先喝杯茶暖暖胃吧。”

????????文生拇指轻轻的磨搓杯壁,问:“平安,你熬药后的药渣是怎么处理的?”

????????“倒在了客栈的泔水桶里呀。”

????????“今日的药渣呢?”

????????“还在药罐里呢,一副药能熬两次,少爷,今儿下午的药您没喝,所以我想再熬熬……”

????????他们这段时间看病抓药去了不少钱,少爷又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好,钱自然是省着好。

????????文生也知道他们身上只怕没多少钱了。

????????来之前他已经是把家里大部分能调用的钱都拿来了,谁会料到临近考试他竟然会拉肚子?

????????“你去把药渣包好来,还有大夫开的药方,你去药铺抓的药尽皆拿来与我……”

????????如果这次他拉肚子真是人为。

????????文生不由握紧了拳头。

????????黎宝璐心情很好的打了一套拳,又哼了半天歌把昨天晚上未完成的部分做好,这才高兴的跑去用早饭。

????????厨娘絮叨道:“夫人,您不能看顾公子不在便不按时用早饭,今日早饭可比往日晚了近一个时辰,都快能吃午饭了……”

????????“这不是有事吗,您放心,明日我一定能按时吃饭。”

????????黎宝璐吃完早饭,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巴,对顺心道:“我们家来客人了,走,我们去看看。”

????????顺心迷糊,“小的没听到敲门声呀。”

????????黎宝璐已经朝大门走去了,顺心只能跟上。

????????文生等十几个树上挤在巷子里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里面只有女眷在家,人丈夫都去考试了,他们这时候上门真的好吗?

????????但大家想到莫名其妙的厄运和心中的怀疑,到底一咬牙,上前就要拍门,门一下就从里面打开了。

????????正要拍门的人手一顿,尴尬的看着开门的黎宝璐。

????????黎宝璐打开门,见外面站着十来个身着儒衫的人,心思一转便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几位公子是来问昨日府衙之事吗?”

????????大家没想到黎宝璐一猜就着,纷纷点头,文生更是上前一步揖礼道:“烦请姑娘通禀一声,我们想要拜见贵夫人。”

????????黎宝璐轻咳一声,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道:“我就是昨日的顾夫人。”

????????文生看着一身姑娘打扮,稚气未脱的小姑娘一呆。

????????这,这不就比他闺女大几岁而已吗,竟然已经成亲嫁人了吗?

????????黎宝璐将大门彻底打开,侧身道:“你们进来吧。顺心看座。”

????????顺心急得团团转,家里哪有那么多椅子?

????????黎宝璐见他急得满头大汗,而她也不可能让客人们站着说话,想了想道:“我记得你家公子买了好几张毯子,你把毯子拿出来铺在后院草坪上,我们席地而坐便是。”

????????黎宝璐是女子,男女有别,独占一张毯子。

????????自有高桌高椅后,这种坐席方式就很少有人再用了,但耐不住秦舅舅秦舅母喜欢呀,每年春暖花开和秋高气爽时他们就会带了他们出去野炊,或是在家里摆了酒菜辩谈,自在惬意得不行。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