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4第134章步步算计-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134第134章步步算计

郁雨竹2017-5-4 16:43:16Ctrl+D 收藏本站

????????钱仲等了许久,直到流放地的第一批麻布送上宝来号的商船都没有谁站出来与他相认,而恩公也并没有信件给他。

????????好像帮他谋求琼州的县令之职就是让他来建功立业的,并不是为了让他保护某人。

????????钱家人也都到了琼州,钱季略微有些烦恼,“二哥,我们连是谁都不知道,万一跟恩公的人冲撞起来了怎么办?”

????????钱仲沉思道:“恩公说一切依照法度和我的本心行事,想来他要保护的人并不会做违法乱纪之事,那我们又怎会与他冲突?”

????????钱季不以为然的撇嘴,他年纪还小,嫉恶如仇的道:“被判流放到这里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钱仲摇头,蹙眉道:“世上冤屈之案数不胜数,小的是一县所判,大的是一国之君所判,怎能因他们被流放便认定他们是罪人呢?何况他们是罪人,后代子孙却是无辜的,你以后不许对流放地的人不得如此无礼。不管对何人,基本的礼节都不能丢失,此乃气度。”

????????钱季咋舌,“一国之君不就是皇帝吗,皇帝还冤枉人?”

????????钱仲顿了顿,那位才是造就冤假错案的头一人啊,见小弟好奇,生怕他惹出祸来,钱仲道:“汝宁秦家是书香世家,出过三朝元老,帝师和内阁,秦内阁更是少有英名,当年震惊朝野的两江官盐私卖和两湖挪用赈灾银的案子都是他办的,那两件案子杀尽了多少贪官酷吏,他在内阁五年,吏治渐明,百姓虽还不能安居乐业,生活却比现在要好十倍,可他却被扣造反的罪民被流放到琼州。”

????????钱仲低声道:“他一个前途无量,备受重用的内阁文臣怎会去造反?而且皇帝的判决也怪,造反是夷三族的罪民,他却只判秦家流放,连秦内阁都保住了一条性命。”

????????钱仲是在秦信芳当任内阁时出仕的,当时朝野上下被他整顿了好几年,拔除了不少毒瘤,朝廷官员被他的铁血手腕所慑,贪酷之风一肃,也正因为看到了这点,他才在考中举人后便立即中断科举之路,谋了家乡县尉之职。

????????当时他才二十四岁,能在这个年纪中举的都是青年才俊,但中举太难了,要考中进士就更难。

????????而家里的情况已被逼到了绝境,看着大哥和两个弟弟被压弯了腰,家中子侄都已经年近十岁,还得轮流着穿衣服,连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都没有。

????????钱仲不是目无下尘的人,考中进士还遥遥无期,为了自己,更为了家人,他放弃科举谋县尉之职,哪怕会因此被俗物缠身,再不能精进,凭自己的努力他也自信只要积累够资本他就能再进一步。

????????谁知道中途会出这么多事。

????????秦信芳被流放,他好容易肃清的吏治又开始浑浊不堪起来。而他就这么不巧的摊上了吴智那么个上司。

????????钱仲想到这里心中一动,现在琼州流放的人中要说谁的身份最重要,非秦内阁莫属,而且张一言办的布坊和张六郎手下的商队都是秦内阁的侄子顾景云的。

????????而他一来这里办的几件最大的事中便有两件涉及秦家。

????????钱仲不由摸着下巴沉思,所以恩公让他来此是为了照顾秦家?

????????可恩公不过是一介商人,他怎么会认识秦内阁?

????????不对,恩公若真是一介商人,他怎么能插手吏部任官,让他出任琼州县令?

????????钱仲眼中闪过亮光,他一个小官并不知道上面的风起云涌,他只知道秦信芳是个好官,而且似乎与兰贵妃不睦。

????????民间便有秦内阁被流放是皇帝听信了兰贵妃谗言的传闻,若传闻属实……

????????钱仲的仇人是吴家,但吴家的背后是四皇子,他一直深知这一点。

????????他想要报仇就得投靠一个与四皇子权势相当的势力。

????????要之选自然是太子,但他接触不到太子,也不敢靠过去。但秦内阁不一样呀,秦内阁现在他治下流放,他想要搭上话不要太简单。

????????钱仲立即把弟弟赶出去,他得给恩公写封信试探一番,到底是不是秦内阁,若是他便暗地里帮助一二,尽量不引人注目。

????????若不是,他可要光明正大的靠上去了。

????????此时,黎宝璐正在收拾他们离开的行李。

????????已近六月,秋闱在八月,他们得提前到广州做准备。

????????布坊的第一批布已经送出去,暂时还不知销量如何,但商队的生意却因为布坊兴盛了不少。

????????张六郎正暗戳戳的策划着从县城进货走村串户的卖,若麻布真能赚钱,张六郎的生意肯定能开起来。

????????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孩子,黎宝璐要离开时总觉得有许多事没安排好,一天里跑了三趟白家,直气得白一堂把人往外撵,指着她的鼻子怒道:“三日之内不要让我看见你。”

????????黎宝璐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她不就是想提前给山里的小木屋送些妞妞的玩具去吗,以后他们真不得已避到山里去,妞妞也有得玩。

????????黎宝璐忙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顾景云要忙的却是大事。

????????秦信芳在书房里一连写了三天的大字,在外甥快要离开的前两天到底还是把人叫去了书房,第一句便是,“新任县令钱仲是你的人?”

????????顾景云顿了顿道:“不算是。”

????????“他当年上京告御状时不管不顾,吴智想抓了他家人威胁他,他大哥提前带人躲出去了,但一路追杀不断,还是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商人帮他们掩护才逃过去,那商人还一路送他们进京,便放在天子脚下,让吴家投鼠忌器。”

????????秦信芳挑眉。

????????顾景云犹豫了一下道:“那商人认识舅舅,只不知舅舅是否还认得他。他曾是浙江的一个小盐商,当年您查官盐私卖时曾救过他一命。”

????????其实是救了他全家,当年那商人被推出来做替罪羊,一旦落实罪名那便是满门抄斩,要不是秦信芳拦下,那人及一同被背锅的十几个小商人早成白骨了。

????????秦信芳心沉沉,辨不出喜怒的道:“多少年前的故人了,没料到竟还能叫你联系上。”

????????顾景云知道舅舅生气了,低头道:“也是巧合,他儿子跟陈叔叔的儿子曾是同窗,我托陈叔叔帮忙找个廉洁奉公的好官,不巧就知道了钱仲。”

????????其实是他在京城中偶尔听到了吴家的八卦,继而得知了钱仲这个人,顺着查下去才查到了那商人,然后才不巧连接上了陈家。

????????那商人的儿子虽与陈叔叔的儿子是同窗,但彼此间并不熟,或者说双方在此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不过是碰巧曾在一个书院读过书罢了。

????????但有什么要紧,他只是要个借口,要个可以联系的通道,这便够了。

????????谭谦此人虽蠢,却太过贪酷,为了钱他什么都能干,这样没有下限的人放在琼州太危险了。

????????搁以前他可以不管,因为他知道舅舅的能耐,谭谦还不能太岁头上动土,但现在家里有了个婴儿。

????????他绝不允许有任何的危险存在。

????????在他知道舅母怀孕,下定决心挑明身份护送李安回京时他便想好了换一个琼州县令。

????????本来他是想借太子的势力换一个他们那边的人的,但他没想到太子一系这么艰难。

????????而且太子再值得信任,也没有自己的人好用。

????????他特意在京城停留了那么久,除了养伤,便是打听可以用的人。

????????那时候他列举出了不少小官,最后查下来有三个最合适,但不论是为人,经历来说,最让他心动的就是钱仲。

????????而且那个商人还记得他舅舅的恩情,而那个商人却是钱仲的恩人。

????????顾景云知道舅舅不喜欢他动这些小心思,因此避重就轻的道:“钱仲是陈叔叔都推荐的人,我看过他的履历,在琼州必能有一番作为。所以我私自请黄叔叔帮忙将钱仲推荐上去,琼州乃穷山恶水之地,不会有多少人与他相争的,尤其在出了谭谦这样的县官之后,琼州可以说是千疮百孔。”

????????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安排的后手没用上,来了个新巡按,效果却比自己设计的还要好。

????????谭谦被以最快的度清算,钱仲比自己预计的还要早一个月来到琼州。

????????秦信芳却抖了抖胡子,“黄叔叔?哪个黄叔叔?”

????????顾景云垂下眼眸道:“哦,就是翰林院侍读黄维,他有个连襟便在吏部任职,做这件事要方便得多。”

????????秦信芳面色便一沉,他把不少人脉都交给了顾景云,但绝对不包括黄维,因为黄维是一个纯学术派的人,而且他只求过黄维一件事,便是只要他在翰林院一天就要压着顾怀瑾不能出头。

????????既不能擢升,也不能离开翰林院!

????????顾景云会联系上黄维,那是不是代表他也知道了顾怀瑾的事?

????????见外甥脸上毫无异色,秦信芳就不由一叹,这孩子肯定知道了,秦信芳不由纠结起来。

????????他并不后悔封杀顾怀瑾,他是文茵的兄长,他得为他妹妹讨个公道,在他回京之前,顾怀瑾绝对不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脱离他的控制。

????????但景云是顾怀瑾的儿子,面对父亲的境遇他能如此无动于衷,秦信芳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不由替他心疼。

????????秦信芳一心疼也不好再追究他了,只得一再嘱咐道:“别仗着自己聪明便为所欲为,为人做事不能全凭算计,这件事我便不追究了,但以后不许再如此胡为。”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7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