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第103章归乡-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103第103章归乡

郁雨竹2017-5-4 16:41:4Ctrl+D 收藏本站

????????皇帝带着诸位皇子和大臣们出现在最高看台上,黎宝璐与顾景云低着头跪在地上,直到上面遥遥传来内侍唱起的声音才起身。

????????顾景云抬起头来看向最高看台,一眼就看到了正中间身着明黄龙袍的老人。

????????见对方精神奕奕,满脸笑容的俯视他的臣民,顾景云微微失望,都已经年近花甲了,怎么身体还这么好?

????????无时无刻不巴望皇帝死的顾景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黎宝璐却继续瞪大了眼睛看皇帝,半响才附到他耳边道:“皇帝脸上擦了粉。”

????????顾景云眉头一跳。

????????“可惜不能近距离察言观色,不然能知道的多些。”

????????顾景云却露出微笑,道:“总会有机会的。”

????????这是一次和谐的重阳宴,百姓欢喜,臣子高兴,皇帝也平平安安的完成了与民同乐的项目,不仅是禁卫军们,顺天府的衙役和府尹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目送皇帝入宫后便大手一挥道:“去街上疏散百姓,加强巡逻,以防出现踩踏事件。”

????????然后巡逻的衙役就在一个巷子里找到了被打晕在地的顾怀瑾及其随从长顺。

????????衙役们翻出顾怀瑾腰间盘的腰带面色一变,这是勋贵才能佩戴的,手忙脚乱的把人往医馆里一抬,同时戒备起来,生怕有人来破坏重阳宴。

????????皇帝是回宫了,但德胜门这儿还留着不少大臣和官眷呢,随便哪个出事都能要了他们的命去。

????????黎宝璐拉着顾景云飞奔,等混到人群后才调皮的吐吐舌头,兴奋地压低了声音问,“怎么样,揍人的滋味如何?”

????????顾景云眼中闪着亮光道:“好极了!”

????????黎宝璐松了一口气,心里为顾怀瑾点了一根蜡。

????????她见景云想起死去的小表姐,又是伤心又是自责,生怕他憋出心病来,而她并不能立时报复顾家,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揍顾家人一顿,而在所有顾家人中,最好揍且最该揍的便是顾怀瑾。

????????皇帝带着皇子们一走,黎宝璐便拉着顾景云和施玮告辞,特意绕道勋贵那边的出口候着。

????????顾怀瑾并不爱勋贵们混在一起,他有自己的交际圈子,所以皇帝一走,他也退场了。

????????他还要去跟朋友们喝酒作诗呢。

????????因为德胜门集聚了大量的百姓,所以马车是进不来的,顾怀瑾只能带着长顺步行出去,等出去后再找自家的马车。

????????结果人还没走出去,顾怀瑾便觉后颈一疼便没了知觉。

????????黎宝璐一手扶着一人,面无异色的把人带到巷子深处,手一松俩人就摔在了地上。

????????黎宝璐对顾景云展开大大的笑容,道:“揍吧。”

????????顾景云看着顾怀瑾纠结,“他都昏着,不好打呀。”

????????黎宝璐想了想,就脱了长顺的外衣将顾怀瑾的眼睛蒙上,一脚飞踢在顾怀瑾的肚子上,本来还昏睡的人立即痛呼一声醒来。

????????顾景云失笑,在低头看到地上的人用那双养尊处优的手去扒脸上的衣服时却又笑不出来了。

????????这双手很白,修长温润,只有指节边带了浅浅的茧子,那是长期用笔留下的。

????????舅舅的手以前也是这样,但后来手掌中的茧子越来越多,除了要带着他们下地熟知农桑之事,家里的工具,桌椅,房子破损后舅舅都要修理。

????????刚流放到琼州的时候,舅舅也不会这些,只能拿了钱请人修理,但时间长了,一些小东西总不好也请人,所以舅舅慢慢就学着自己修理,那双手也越来越粗,到现在已经看不出那是读书人的手了。

????????还有舅母,她不仅要给家里人做饭,还要打扫卫生,洗衣服,种菜浇菜……

????????顾景云脸上的笑容收起,伸脚便踩在他扒着衣服的手上,甚至因为那手在脸上,顾景云连他的脸都踩了。

????????黎宝璐眨眨眼,见顾怀瑾要用另一只手去抱顾景云的腿,手中一动,一颗石子击打在他的手腕上……

????????顾怀瑾只觉得手腕一疼,整只手都没了知觉。

????????“你们是谁,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袭击朝廷命官是呜呜呜……”

????????黎宝璐直接脱了长顺的袜子往他嘴里一塞,噪音立时结束了。

????????顾景云脚底狠狠地碾着他如白玉一般的手,直把顾怀瑾碾得直接痛晕过去。

????????十指连心,顾景云踩的不止是他的手,还有他的心。

????????顾景云收回脚,静静地看了顾怀瑾半响,转身便往外去。

????????黎宝璐在顾怀瑾腰上添了一脚,这才急急地追上他,看到不远处有巡逻的衙役,黎宝璐忙拉着他装作和路上的少年一样急急地奔跑起来。

????????顾景云泄了心中怒火,心情很愉悦的跟黎宝璐回家,还教训她道:“这种事可一不可再,我们要从精神上打倒对方,上的折磨只是一时的。”

????????“反正你开心就行。”

????????“……嗯,我很开心。”

????????俩人像两只小狐狸一样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偷着乐,忠勇侯府却差点翻了天。

????????顾侯爷面色铁青的守着他儿子清醒,第一句话便是,“看清袭击你的人了吗?”

????????在儿子摇头后又问,“听到声音了吗?”

????????顾怀瑾继续摇头。

????????“对方有多少人?”

????????顾怀瑾继续摇头,“父亲,对方动作很快,我只觉脖子一疼就晕过去了,后来他们又把我踢醒……”

????????“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顾怀瑾茫然的摇头,“我与同僚们一向融洽,最近又一心要谋外放,并没有得罪谁呀?”

????????顾侯爷看着他的手若有所思的道:“对方至少有两个人,踢你腰腹的是一人,碾踩你手的是另一人,那个踩你手的很恨你,你是翰林,最重要的就是一只手,你这双手要是毁了,你整个人也就毁了。”

????????顾侯爷苍老的道:“外放的事就算了,敌在暗,我在明,我怕你一出京就会没命。”

????????顾怀瑾脸色一变,“父亲,会不会是秦家?”

????????顾侯爷摇头,“秦信芳现在琼州,何况他也不会做这种事,你再仔细想想,最近可有得罪什么人,年纪往小的那面想,能做出袭击碾压你的人年龄必定大不到哪里去。”

????????年龄大的都习惯在别的方面打击他,没必要这么幼稚。

????????而正因为对方满怀恨意且年轻顾侯爷才担忧。

????????年轻人总会冲动些,在京城里他还能保证顾怀瑾的性命,要是出了京城,对方一个激动……

????????顾侯爷虽然不喜欢老二,但那也是他儿子,他可不想他死。

????????俩小孩并不知道他们的一次泄愤直接断了顾怀瑾出头的最后一个机会,他们正打包行李准备离开。

????????李安颇为惋惜的挽留他们,“乡试要到明年秋天,你们大可以等到明年入夏再南下,何必那么急?”

????????“我舅母也要生产了,这次回乡主要是看我舅母和新出生的孩子。”

????????顾景云本来计划要在外面呆足三年,等考中状元后再回乡,可计划赶不上变化,秦舅母怀孕,顾景云之前受了伤不能立即赶回,现在既养好了伤,又经营了人脉,接下来留在京城也不过是读书,经营与太子府的关系。

????????但这些都比不上看舅母和新生儿重要。

????????所以顾景云才要回家一趟,当然在此之前他与李安要了两只信鸽,表示他们可以常联系。

????????知道顾景云要回乡,施玮和郑旭也来送别,看到同样来送别的太孙尽皆一惊。

????????他们都见过太孙,但没想到顾景云也能认识太孙。

????????李安对俩人微微点头,从下属手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顾景云,道:“这是你们住的院子的房契,以后若再京也有个停留的地方,院子里的花草我会派人给你们打理的。”

????????顾景云心中微暖,对李安点头笑道:“多谢!”

????????顾景云又看向施玮和郑旭,抱拳笑道:“施兄和郑大哥不用再送了,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郑旭和施玮冲他挤眉弄眼,小声道:“顾兄弟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呀。”

????????顾景云知道他们说的是认识李安一事,他只微微一笑并不做解释。

????????李安不仅送了他们房子,还送了他们一辆马车,要不是黎宝璐坚持,他还想送他们一个车夫,若干护卫呢。

????????顾景云踩着小凳子上车,黎宝璐坐在车辕上冲着众人挥挥手便一甩缰绳离开。

????????又不是不回来,一年后他们就又回来了。

????????比起风餐露宿,担惊受怕的来京之路,他们这次南下就要幸福得多了。

????????小两口虽紧着赶回家,有时候不免露宿野外,但在吃上却很讲究,而且少了外人,又不用躲着藏着,黎宝璐许多本领都有了用武之地。

????????露宿野外时她不仅能打猎,还能找到营养价值挺高的野菜,路过村庄时她还能与村民们买些蔬菜水果和肉食,二十天的行程下来顾景云不但没瘦,隐隐还胖了一些。

????????让黎宝璐欣慰不已。

????????顾景云掰着手指在算秦舅母生产的时间,“若是足月生产,我们说不定还能赶上,你度快些。”

????????“傍晚就能进广州,但未必能找到船入琼州。”

????????顾景云心中隐隐有些急迫,他不知是感应到有事生还是纯属归乡心切,他只想快点回到家。

????????想了想道:“我们去找宝来号的贺掌柜,他肯定有办法。”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