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第98章掉坑-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98第98章掉坑

郁雨竹2017-5-4 16:40:42Ctrl+D 收藏本站

????????郑旭从顾景云这里抄录了一份试卷回去,因为明年就要参加乡试,加上他也有书院先生出的试卷,因此把做题安排得很紧,每隔两天便做一套试卷,然后拿去给师长批阅。

????????中间两天的时间便拿来消化试卷的内容。

????????除非有意隐瞒,不然郑旭手上有许多套试卷的事是瞒不住的,同窗和亲友们看着郑旭的目光都能透出绿光来。

????????和现代试卷铺天盖地的情况不同,在古代,试卷和手书一类的东西是很难买到的。

????????不论是试卷还是手书,多是师长为自家学生或子侄花费心血弄的,所以这类东西一向珍贵,轻易不往外传。

????????连书院之间的试卷都出于半保密状态,更何况私人的?

????????也正因为难得,大家虽然眼睛都绿了,但也没人提出让郑旭共享。

????????在现代,大部分知识都能在网上学到,网上学不到也能在书店中找到书籍,但在古代不一样,书籍和知识都是很珍贵的私人物品。

????????但郑旭大方呀,何况他已征得顾景云的同意,因此一天下学后便拉了几个要好的同窗和朋友,再加上自家的堂哥堂弟,表哥表弟一类的亲戚一起研究试卷。

????????离开后每人怀里都揣了一份手抄的试卷。

????????而同窗,好友,亲戚又有同窗,好友,亲戚,这些试卷以极快的度在学子里中间传开,有的人甚至想起在家乡或外地的兄弟好友等,很大方的抄录了一份给他们送去。

????????于是,试卷便由京城传到了京城外。

????????郑旭也早就回过神来,只怕顾乐康是得罪施玮和顾景云了,这俩人是合起手来坑他的。

????????反正他也很不喜欢顾乐康,乐意在后面推一手。

????????有清溪书院和松山书院两大巨头的学生代表做推手,未足半月这套试卷便风靡京城,就连没有就读于书院的乡下秀才们都人手一份了。

????????每天总能批阅到相同题目试卷的举人进士们烦了,还有完没完,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做一份题目来请教他们?

????????口水都说干了有木有?这份试卷你们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哦,是顾大儒出的题目,不对,顾大儒出的题目怎么会在你们手上?

????????顾大儒是个逼格很高的人,太子亲自上门请他做太孙的老师他都推辞了,逼格比教过皇帝的严太傅还要高,他的东西一向藏得紧,怎么可能让这些模拟题目流出?

????????这些孩子莫不是被人骗了?

????????于是关于顾乐康用这些试卷换了一顿护国寺斋菜的事再度被提起。

????????举人进士和官员们纷纷摇头叹息,顾乐康读书虽聪明,却没想到是个不分轻重的。

????????顾大儒的一套试卷千金难求,别人都是用人情去买,顾乐康倒好,直接拿来换一顿斋菜,实在是……

????????也不知道顾大儒知道后会不会气死。

????????大家觉得顾乐康这个天才名不副实,而精通于科举之道的人却看出了更多的东西。

????????比如清溪书院的山长,他笑着弹了弹手上的试卷道:“顾大儒有些名不副实呀。”

????????这套试卷是不错,全是四书五经中容易考到的内容,最关键的是还结合了近年热门考官人选的喜好,这样的试卷,别说天才,便是成绩一般的考生坚持做一年,只要能把试卷全都背下,在基础还算牢固的情况下想要考中并不难。

????????但错也错在这,针对性如此强的试卷在诸位先生和山长的眼里却是落了下乘。

????????他们书院出不来这样的试卷吗?

????????自然能出,但不会有人在考试一年前就给学生这样的试卷做,更何况以这试卷量来看,顾大儒是去年就开始给顾乐康出这样的试卷做题了。

????????教书育人,除了教书还要育人。

????????教书不是让他们把知识背下来,而是要他们去领悟后去思考,总结出自己的东西。

????????院试三天,乡试九天,会试九天,殿试半天,能考到的东西少之又少,而宇宙广阔,需要他们去学去思考去验证的知识太多太多,作为老师,他们应该教会学生的是如何确立自己的底线原则,如何去对待和解决问题,继而去探究更深奥的知识领域,或是创造出未解的知识。

????????顾大儒的教学在他们看来落了下乘。

????????书院是最致力于科举考中率的地方,然而就是这样的地方他们都能想到这些,都能将针对性很强的模拟考放在最后两个月,作为逼格很高,师同父的顾大儒却早早的给一直有天才之称的顾乐康出这样的试卷。

????????大家不仅怀疑顾大儒的能力与名望,同样怀疑起顾乐康的天才之名。

????????同时,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当年顾大儒拒绝太子的邀请,到底是不愿意收太孙这个学生呢,还是怕教不了?

????????要知道,作为皇孙的老师与做别人的老师不一样。

????????在外面,家长把孩子交给敬茶拜师的老师教导后基本不会过问他们的教学内容与进度,更不会再考察。

????????因为师同父,甚至在教育上,老师的地位还隐隐高于父亲。

????????但在皇家不一样,太孙的身份又特殊,他不可能只有一个老师,太子也会时时检查监督……

????????所以,顾大儒是真的觉得与太孙没有缘分,所以才拒绝太子的吗?

????????看着这份试卷,山长和先生们怀疑起来。

????????大人们的怀疑孩子们并不知道,他们只是单纯的觉得顾大儒这些题目出得好,做完以后感觉科举考中的概率又上升了好几个点。

????????特别是那些小书院和没有书院的秀才们,他们激动地都快要哭了,这份试卷实在是太好了,他们决定了未来一年就做这套试卷。

????????能和大人们有相同见解的孩子目前只有顾景云一个,手上有一套试卷,他又闲着没事干,便拿了纸来打算做几题练练手。

????????做第一张时没感觉,等做到第二张时,顾景云微微挑了挑眉,然后转身从一堆邸报中准确的找出一张来翻开。

????????上面赫然是差不多的题目。

????????这是工部尚书去年十一月上书向皇帝建议疏浚黄河水利的折子,而其下有礼部尚书的驳斥。

????????俩人为这事连着在邸报上出现了一个多月,据说斗得王不见王,中秋水灾,两家住在一条巷子里,工部尚书住在靠巷口的地方,特意一大早起床赶在礼部尚书出门前出门,足足把巷口堵了小半个时辰才走,气得礼部尚书差点撸袖子下车找他打架,最后因为地面上全是水而作罢。

????????据说,明年乡试的主考官有可能是礼部尚书,甚至连会试的主考官都是……

????????顾景云又翻了翻下面的题目,6续从邸报中找到了相关话题,无一例外,主张或反对的人都是这次乡试考官的热门人选。

????????顾景云愉悦的笑起来,敲了敲桌子与黎宝璐道:“顾大儒有些名不副实呀。”

????????“啊?”黎宝璐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握着针线茫然的看他。

????????顾景云一笑道:“没什么,只是今天很开心,我们今晚去逛花市吧。”

????????黎宝璐嘟嘴,“你不会还想买花吧,我们家里的花够多的了。”

????????中秋水灾,院子里摆的菊花差点被淹死,因为房间有限,除了太子府送的那几盆珍稀品种,黎宝璐都让它们在院子里淋雨。

????????好在菊花生命力顽强,明明被泡得奄奄一息了,顾景云整理后出了两天太阳又活了过来,这两天更是有欣欣向荣之势。

????????但他好像喜欢上了养花,最近时不时的拉着她去逛花市,6续又买了些盆栽,但不再局限于菊花。

????????前天要不是她死命拦着,他能花五十八两买一盆兰花。

????????黎宝璐头一次知道原来养花也这么费钱。

????????为了不让钱都白费,黎宝璐最近正在猛攻花卉一类的书籍,致力于将花养出珍稀品种,然后分支拿去买。

????????再怎么样也得把花出去的钱赚回来。

????????顾景云一看就知道宝璐又在心疼钱了,他不由好笑道:“今晚只看不买,你不是说太子送的那盆绿菊有些恹恹的吗,我去花市上找花农问问。”

????????黎宝璐这才点头。

????????晚上小两口就手牵着手甜甜蜜蜜的去逛花市,而被叫到听雪草庐的顾乐康却满心忐忑的低着头站在老师面前。

????????顾大儒面无表情的翻看着面前的试卷,一张一张的看过后放到一边。

????????顾乐康见老师一言不,他心中更为忐忑,心随着老师的动作不断的下沉。

????????自从拜师后他一直被顾大儒宠着,从未有过这样的紧张和惶恐,都怪施玮,他没想到他这么阴险,竟然把老师给他的题目传得满京城都是。

????????偏他还是在老师知道后才觉的,哪怕他比老师提前一点知道也行呀……

????????顾乐康额头冒着冷汗,心中既无措又委屈,他也是被施玮坑了的……

????????施玮!

????????顾乐康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正要跪地求原谅,顾大儒便抬起头来冷冷的注视他。

????????顾乐康才鼓起的勇气一下就泄了,只能继续低着头站着。

????????顾大儒目光阴鸷盯了他半响才把目光重新放回到桌上的试卷,他紧了紧拳头,半响才道:“这事不怪你,有心算无心,躲过了这次,也躲不过下次。”

????????顾乐康感动得眼泪滚下来,“扑腾”一声跪在地上哽咽道:“先生,是学生对不起您。”

  http://.biqukan./38_38079/13380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