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5章 番外 大侠和闺秀(二)-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第655章 番外 大侠和闺秀(二)

郁雨竹2017-5-4 17:20:43Ctrl+D 收藏本站

????????白一堂因为犯罪累累,所以被放到罪村一村安户,结果没两年,秦信芳一家就来了。

????????他是认得秦信芳的,传说中的相才,据说当时他的案宗报到刑部,刑部本想判他一个斩立决的,不过因为秦信芳替他据理力争,他就免了砍头,直接流放了。

????????当时秦文茵因为路上遇到“山匪”难产,被黎康抱回来,历经一天一夜后艰难的生下顾景云。

????????一来他敬重秦信芳的为人,二来且当是为报恩,他亲自出手把那群混进琼州的“山匪”给全剿了。

????????当时他不过匆匆扫了秦文茵一眼,因她形容狼狈,他并未往心里去。

????????而后,他跟秦家不过隔着百步的距离,他时常给他们送些野物,也偶尔跟秦信芳下棋对弈,但却从未再见过秦文茵。

????????据说她身体不好,需要常年卧床休息。

????????而她儿子顾景云他也见过,像只小病猫一样,他一度以为这孩子是活不下去的。

????????但他运气好,偏就遇到了黎博,虽然磕磕绊绊,喝药跟吃饭似的,但却是坚持的活了下来。

????????运气还挺不错,小小年纪就有了个童养媳。虽然很看不惯顾景云小小年纪便跟个大人一样深沉,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挺喜欢他的。

????????可以说,他对秦家人的感官都不错,除了秦文茵。

????????在他看来,秦文茵太过无能了,她有手有脚的,还是出嫁女,竟然都被逼得跟随兄长南下,依附兄嫂而活。

????????如果没有秦信芳夫妇,别说保住顾景云的性命,只怕她自己都性命不保,一个大家闺秀活成这样得有多蠢,多软弱?

????????所以他不喜欢她,当秦信芳把妞妞和她一并托付给他时,他内心有过一瞬间的担忧,不过想想徒弟,他还是应下了。

????????他以为柔弱的秦文茵会拖累他,但真的上路后才发现有她跟着反倒更好。

????????妞妞只有两岁,还是个孩子,他会带着她飞飞,也能带着她玩泥巴,可要说照顾孩子,他还真没多少经验。

????????他以前闯荡江湖,吃的简单,除了随身带的干粮便是打只野兔烤了就行,但孩子肠胃弱,并不能吃太多烤的,只能煮。

????????煮得难吃,她还不吃。

????????所以野外宿营后的第一天,秦文茵就默默地接过做饭的事了。

????????她还特讲究卫生,他觉得出门在外,能省的就省了,不过秦文茵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她会问他水源在何处,然后走老远的地方去打水,就为了给他们洗脸擦一下手。

????????秦文茵的身体向来弱,他还以为她会受不了赶路之苦,谁知道不论多辛苦她都咬牙撑着,反倒让她刮目相看起来。

????????当他在前面驾车,而她抱着妞妞在后面的车厢里,指着外面的绿树青草柔声跟她一一介绍时,他心里就如同被一根羽毛一样滑过一样痒痒的。

????????或许是游走在生死边缘,也有可能是因为朝夕相处,他忍不住问她,“看你也不是软弱无能之人,为何须得依附兄嫂才能活?”

????????秦文茵闻言一愣,继而沉默下来。

????????白一堂见她不答也不以为意,耸耸肩后抱着打着哈欠的妞妞,慢慢的哄她入睡。

????????白一堂靠在树上,也正要昏昏欲睡时,秦文茵就低声道:“你也觉得我很失败是不是?”

????????白一堂睁开眼睛看她,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大家闺秀都讲脸面和规矩,若是我们武林中的女儿就没那么多讲究了,那男人负了你,或杀或阉,不过是一剑的事。”

????????秦文茵苦笑,“哪里这么简单,我并不会功夫,自然杀不了人,也阉不了他,即便我杀了他,于我也是失败的。”

????????他们江湖事可以江湖了,他们杀人却是要判刑的。

????????夫杀妻还可能是几年牢狱之灾,但妻杀夫是一定会被砍头的。为了那样一个人死,秦文茵会呕死的。

????????白一堂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兴奋起来,“看你也不是迂腐软弱之人,那是如何落此下场的?”

????????秦文茵听出他话中的好奇,不由无奈的瞥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他是江湖中人,跟她以前生活的圈子不同。

????????她并不介意在他面前说起这些丑闻,因此道:“我们这样的人家跟你们江湖不一样,你们的女侠有武功,仗剑便能出走,我们却是柔弱无依的。我兄嫂在时,我能依仗他们,依仗秦氏,依仗我的智慧,我的下人。”

????????“可我兄嫂不在了,他们顾家只需把府邸一围,我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不然这世上哪来的那么多无故病逝的女子?”

????????秦文茵叹气道:“说起来还是我识人不清,眼瞎了啊。”

????????白一堂问:“景云的爹是你看上的?”

????????秦文茵点头,“他长得很好看,文采斐然,又温和体贴,真是没有一处不好。我兄长曾跟我说他优柔寡断配不上我,可我就爱温柔体贴的人,他若是果决之人,只怕那份温柔也没有了。何况优柔又如何,我果断就好了。可我没想到这份优柔最后害的是我。”

????????白一堂扬眉。

????????秦文茵就低声将当年的事说了,“……太子府被围,我兄长奔波与皇宫和各部中,想将太子救出来。秦氏一直是忠臣良将,我也相信太子没有谋反,自然是站在我兄长这边,因此也出了一份力。”

????????“可我们都没想到陛下的怒火越烧越盛,本来还只是围住太子府,软禁太子,不知为何他突然要下令杀了太子满府。当时四位阁老,朝中重臣还有宗室,甚至民间的大儒都跑到皇宫门口跪着请求陛下三思。”

????????“结果陛下怒火越炽,觉得这就是太子声望愈重,害他之心,紧紧的抓住开平案的罪证要置太子于死地,凡是求情的人都被下了大狱。我当时心急如焚,但在内宅中消息便慢了一筹,等我知道时,我兄长已经主动承担罪责,被皇帝下入死牢。”

????????“秦氏于皇室有大恩,当今是由我祖父一手带大教导的,对秦氏也有感情,所以我想要找人求一求陛下,哪怕只在陛下跟前提一提我祖父的名字也好,最起码能够保住我兄长一条命。”

????????秦文茵惨笑一声道:“当时我全副身心都在我兄长身上,也就忽略了后院,忽略了我的丈夫。”

????????“他是怕被牵连?”

????????秦文茵微微颔首,“是吧,我兄长出事以后,我也曾求过他,希望他能写信让公公回京,进宫求一求陛下,他当面应下了。只可惜信却迟迟不送出去,而我竟然一无所知。后来我再求用他们顾家的人脉,我才发现他的推脱。”

????????“可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心里认了,大不了事后和离便是,我秦文茵也不是输不起的人。”秦文茵眼中闪过厉色,“可我没想到,我输得起,他却输不起。”

????????“罪不及出嫁女,身为秦氏女,我尚且不急,他却慌了,等我发现时已经晚了,”秦文茵将手放到肚子上,道:“只可惜他们太蠢了,若是我公婆在京,他们一定不会让他休离我,反而会好好待我,因为秦氏百年的政治积累摆在那里。我兄长一走,有我在,他们顾家继承才是顺理成章的。”

????????白一堂咋舌,“你们这些后宅怎么比朝堂江湖还要血雨腥风?”

????????秦文茵一笑,“因我知道我公婆的为人,也知道我秦氏的资本,若是我留在京城,等我公婆回来,他们一定会押着顾怀瑾前来负荆请罪,然后再把我请回去。回去后我要么是忧伤过甚病死了,要么就得跟顾家同一阵营,帮着他们把秦氏的人脉拢过来。”

????????“这两者我皆不愿意,本来我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回汝宁,”秦文茵道:“只要回到汝宁,有族人庇护,顾家自然拿我没办法。但当时我兄嫂身无分文,带着囡囡,我哪里能任由他们这样走着到琼州?”

????????秦文茵也不知当初的选择是对是错,她不由落泪道,“我带着能带走的嫁妆跟着他们走,一路上还能够给他们买马车,买食物和衣物,药物,可是,可是,囡囡她,她是因为我才……”

????????秦文茵扭过脸去,这是她一直走过去的坎,也是她一直不肯原谅自己的原因,她常忍不住想,如果她没有跟着他们,而是往汝宁而去,顾家派来的人或许会杀了她,但兄嫂们却不会因为躲避刺客儿仓皇逃命,以至于被雨淋湿,身心俱疲,也不会为了照顾她而疏忽囡囡……

????????“那这次重回京城,你待如何面对他?”

????????秦文茵眼中闪过寒光,道:“自不会让他好过!”

????????白一堂这才欣赏的一拍掌道,“若有要帮忙的只管开口。”

????????秦文茵听到这话忍不住一笑,看向他道:“你以前不是不喜欢我吗,怎么这次如此大方?”

????????“咦,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秦文茵摇摇头,笑道:“当然明显了,就差在脸上刻着字了。”

????????白一堂撇撇嘴道:“那是因为我不知你是性情中人,我还以为你软弱无能,连仇人都不敢面对呢。”

????????“我是不敢面对仇人啊,因为悬殊太大,面对他们,我必死无疑,”秦文茵看向他道:“但是你呢,白大侠武功高强,若要离开琼州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你怎么不出去报仇?”

????????报应来得果然快,白一堂轻咳一声,左顾右盼道:“今晚的月色果然不错,秦姑娘,你们大家闺秀不是都爱作诗吗,你要不要作一首?”

  http://.biqukan./38_38079/13543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