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5章 番外 秦绎心(二)-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qq富二代们的发红包群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第645章 番外 秦绎心(二)

郁雨竹2017-5-4 17:20:0Ctrl+D 收藏本站

????????跟李既明对手的是松山书院的韦墨,出自镇国将军府,是韦英杰的亲侄儿。

????????韦墨上场看到李既明就是一乐,拿剑柄点了点他道:“你运气不太好啊。”

????????李既明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倒霉,初赛便能遇此强敌,不过输人不输阵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面无异色的笑道:“或许是你运气不好也未可知。”

????????韦墨撇了撇嘴道:“打小打架你就输我。”

????????“上一次是几年前的事了?焉知我如今没赶上你?”

????????“你在进步,难道我就原地踏步不成,”韦墨不在意的笑道:“所以此战你必输无疑。”

????????李既明长枪一横,微笑道:“你又怎知我每一次的进步不会略比你多一点?”

????????韦墨抽出手中的剑一笑,“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好了。”说罢长剑一挑,飞身趋近他。

????????李既明长枪扫过,不退反进,与他枪剑相对起来。

????????韦墨的剑法飘逸灵活,攻势凌厉,李既明的长枪却大开大合,虎虎生风。

????????韦墨近不了他的身,李既明一时也为难不住他,俩人竟旗鼓相当。

????????看台上的人见战况如此激烈,纷纷嗷叫起来,清溪书院的给李既明加油,松山书院的给韦墨加油。

????????因为这是清溪书院,所以观赛的学生最多,吼叫声压过了松山书院的声音。

????????松山书院的学生见了不服,纷纷去拉拢长枫书院等客场作战的书院,“你们现在替我们加油,待轮到你们对清溪书院,我们也帮忙。”

????????其他书院闻言,纷纷摒弃前嫌跟着大喊韦墨的名字。

????????演武场内一时山呼海啸起来,平平和乐乐看得热血沸腾,也跳起来嗷嗷的乱叫。

????????秦绎心被两个孩子的声音震得耳鸣,忍不住把在身边蹦跶的俩人扯下来,“小声一些。”

????????乐乐坚持不懈的跳上座位,大声的回道:“小姑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秦绎心无奈,突然就听到她旁边的父亲大喊了一声“好!”

????????秦绎心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台上,就见李既明长枪一刺,穿透韦墨的衣裳,让他见了红。

????????韦墨立即变招,勉强挡住他越发凌厉的攻势……

????????韦墨身法灵活,舞着长剑在场中游走,看着跟李既明是不相上下,但武功不弱的秦绎心却能看得出他已呈败相。

????????秦信芳也笑着摸胡子道:“清溪书院要赢了。”

????????“结果还没出来呢,爹爹又知道了。”

????????见女儿嘴硬,秦信芳就哈哈笑道:“我虽不会武艺,但也看得出来,松山书院的那小子轻敌了,若是他能端正心态,他们二人或许棋逢对手,最后打个平局也不一定,可惜啊。”

????????李既明崇武,从小就学兵法,自然知道乘胜追击,因此手中的长枪越见凌厉,一招一式都毫不留手,长枪一甩,挡在韦墨的剑上,力道一压便让他后退三步,然后长枪收回猛地一刺,“唰”的一下堪堪停在韦墨的脖子前。

????????李既明收回长枪,拱手道:“承让了。”

????????韦墨脸都青了,将剑入鞘回礼,“你果然进步良多。”

????????他知道是自己轻敌了,虽心有不甘,倒也服气,行完礼便退下。

????????李既明松了一口气,也赶忙下台。

????????自有他们的同窗好友上前接住他们,受伤的包扎伤口,没伤的扶到一边去休息,这只是初赛而已,过后还有二赛三赛呢,得养精蓄锐啊。

????????韦墨的同窗们尽皆惋惜不已,“你们二人的运气也太差了,竟然第一回合就抽到了一个旗鼓相当的。”

????????韦墨青着脸推开他的手,“是我犯了大忌。”

????????他的同窗也点头,“没想到李既明那小子长进了这么多,小时候他可是被我们压着揍的。”

????????秦绎心同样想不到李既明那么厉害,喃喃道:“昨天看着并不怎么样啊。”

????????秦信芳听见她的低语,微微一笑道:“傻孩子,那是人家让你呢。”

????????秦绎心有些不自在的道:“我又没让他让。”

????????“又不是生死大仇,谁会出全力以武相争?”秦信芳教育她道:“在这一点上你就该学学他,世间有多少仇恨是因为不会控制自己的能力而平添的?你会武,那就更该自律,轻易不要使用来欺负人。”

????????“这一点上你得学你嫂子,你看她每日勤练不辍,武艺高强,然而她在外从不轻易显露自己的武艺,若不是每年的武艺比赛她都要做一两个项目的裁判,只怕你们书院的学生都没有几人知道她会功夫。”

????????“而你,”秦信芳看着她手上的鞭子道:“你说,自从你学鞭子以来,这鞭子你何时离过手?打架斗殴的事你也没少做,虽说都不严重,但……”

????????秦信芳摇了摇头道:“行事太过浮躁了,你嫂子像你那么大的时候都能撑得起一个家,跟着你表兄为我们秦家平复冤屈了。”

????????秦绎心委屈道:“我真有那么差吗?”

????????她从小听到的就是同窗们的羡慕,先生们的赞扬,因为家里的人都聪明,所以她没有自傲,但心里却是很骄傲的。

????????可是现在父亲告诉她,她竟然这么差?

????????秦信芳摸着她的脑袋道:“你很优秀,在同龄孩子中的优秀。刚才松山书院的孩子应该跟你一样的优秀,但因为轻敌和自负,他输了。”

????????“这样的输不算什么,对他来说,甚至算得上是好事,因为他还年轻,又是正常比赛的输赢,现在输总比以后输要好得多。父亲多希望你也能这样输一场,但是……”秦信芳叹气,“你嫂子把你教得太好了,京城中习武的闺秀还真没人是你的对手,可惜了。”

????????何子佩就推了他一下,“你就这么希望你闺女输啊?”

????????秦信芳点头,“是,我想让她收敛收敛这脾气。”

????????秦绎心低头,若有所思起来。

????????秦信芳见了暗自点头,好在他们家的孩子一向听得进意见。

????????他转头和妻子对视一眼,眼中都带出了三分笑意。

????????夫妻俩觉得秦绎心把他们的话听进去了,这事就算过去了。

????????但秦绎心想了好几天,最后写了一张战帖交给平平,“替我悄悄的交给李既明。”

????????平平目瞪口呆,“小姑,你跟他多大的仇?其实他当时真的不是有意的,就拽了我一下,虽不礼貌,但我们也回敬了不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不然闹大了,不论是小姑还是李既明为此受伤结仇,他心里都会不安的。

????????“你想哪儿去了,不干你的事。”秦绎心道:“父亲说我没输过,所以心高气傲,怕我将来用武艺闯下祸事,那我现在就求败一次。”

????????平平崩溃,“你又不是独孤求败,干嘛要去求败?”

????????“独孤求败是谁?”

????????“我娘说他是个绝顶高手,一生从未败过,因此毕生所求就是一败,小姑,你可千万别像他那么想不开,你看跟我爹学多好啊,我爹跟人吵架也从未败过,但我爹就从不会找虐的去求败……”

????????秦绎心就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想哪里去了,我可没那么厉害,我就是想体会一下我爹说的那种失败的滋味。”

????????“……那还不就是求败?”

????????秦绎心就从他手上抢过战帖,“你送不送,不送我让乐乐送。”

????????平平扯过战帖,“弟弟去送,到最后还不是我陪着去?您还是直接交给我吧。”

????????“你可别告诉我爹娘啊,你爹娘也不准告诉。”

????????平平往后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平平有些烦恼,乐乐则是很好奇的将小姑的战帖研究了三遍,暗暗记下来,决定以后自己给别人下战帖时就这么写。

????????转头见平平还在烦恼,他就劝道:“别烦了,大人都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我们是小孩,既然不懂就不要强行去懂。”

????????“万一他们受伤了怎么办?”

????????“伤了就伤了呗,比武哪有不受伤的,只要不缺胳膊断腿,也不伤及性命就行了。”乐乐道:“我看小姑的战帖措辞并不严厉,她又是求败,并无戾气,伤不到对方的。”

????????平平微微点头,“而李既明为人还算不错,既然那天他会让小姑,那就算是正式比武他即便不让,出手也会有分寸的。”

????????“就是这样啊,所以我们只要去送战帖去好,打不打的看他们这些大人再去商量便是。”

????????平平想通,神清气爽,转身就躺倒在床上道:“可累死我了,我要睡觉了。”

????????乐乐也爬上自己的小床,“睡吧,睡吧,我觉得肚子又有点饿了,再不睡一会儿就要忍不住去厨房吃东西了。”

????????小孩子入睡快,头一沾枕头,几乎是即刻便睡着了,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下两个孩子绵长的呼吸声。

????????青菱听到里屋没了动静,这才推开门进来给俩人按好被子,将蜡烛熄灭,也不去管他们小桌子上的东西,悄悄的退到外室去休息。

????????第二天两个孩子一下课就跑去高学级的校区找李既明。

????????李既明被两个孩子拽到角落里,从他们手上接过那散发着香气的帖子时连脖子都红了,他手脚无措的道:“这样不好,你们拿回去吧。”

????????平平见他不肯收,就怼他,“你连看也不看就拒绝我小姑,是看不起我小姑,还是看不起你自己?”

????????李既明看着两个小屁孩,又不好太明说,以免坏了他们小姑的名声,只能含糊道:“这于理不合。”

????????乐乐看不惯他这吞吞吐吐的模样,把战帖直接塞他手里道:“就是跟你比试一场,有什么于理不合的,你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亲自去回我小姑一声。”

????????李既明凌乱了一下,“比试?”

????????“是啊,这是我小姑给你下的战帖,我们已经交到你手上了,你要是愿意就去,不愿意就把战帖还给我小姑吧。”

????????兄弟俩手拉着手走了,留下风中凌乱的李既明。

  http://.biqukan./38_38079/13482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kan.。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